忍者ブログ

初的賊窩(扶額

2017 . 07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カレンダー
    06 2017/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12/12 星灵]
    [02/20 澄]
    [02/12 ひょう]
    [02/09 ひょう]
    [02/07 tata]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syo`しよ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
    趣味:
    動漫,吃,睡覺……
    自己紹介:
    腐向
    DB
    很懶……
    我都11區了
    你再夾看看= =b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カウンタ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悟飯有些瞠目結舌的看這眼前這與夏普納完全格格不入的房屋與環境,連他都感覺的出,這種復古的建築和現代的夏普納就像兩種極端的存在,無論是誰碰上誰都異常的突兀。

     

    儘管這裡的環境堪稱一流,日式的房屋也非常漂亮,但夏普納往那一站,就不是那麼回事兒。

     

    “呃,你,你住這兒?”悟飯指指對面的房子,眼裏還有些恍惚。

     

    “啊啊,是啊!”夏普納便說,邊脫鞋子,一隻腳踩在另一隻腳上,兩邊一蹭,腳就從鞋子裏掙脫出來了,不過也因此,鞋子以非常難看的姿勢東倒西歪。

     

    回頭看見悟飯還有些震愣,不由的就想解釋,“這是我爸喜歡的,因為離學校進,我暫住在這裡,但是我最討厭這種房子。”

     

    “呃呃,是這樣!”悟飯終於有些了然,他也想像不出,夏普納這種性格的人,怎麼會選擇這樣幽靜偏僻的地方居住。


    “進來吧。”夏普納說道。

     

    “嗯,好!”悟飯坐在長廊的邊沿,脫下鞋子將它們擺放好,當看見夏普納的鞋子東倒西歪時,並沒有多想的悟飯也順手將它們理整齊。

     

    一旁的夏普納也不由的微微一震,“悟飯,那種事情,叫傭人來做就行了。”不知為何,悟飯順手的動作,卻讓夏普納有些感動。

     

    “啊,順手的嘛,不用麻煩別人的。”悟飯笑著說,不經意流露出的真誠和毫不做作的表情讓夏普納心裏一暖。

     

    “……嘁,隨你……”夏普納感覺臉頰有點發熱,尷尬的避開悟飯的眼睛。

     

    這家夥……為什麼……感覺……滿可愛的……

     

    甩甩頭,夏普納期望甩掉那些奇怪的想法。

     

    接下來的兩個多小時的時間裏,悟飯和夏普納之間的互動便轉移到了課本中,難得的,夏普納竟然認真的聽著悟飯的講解。這一刻,夏普納終於知道,這個一臉纯真,腦袋也單純的家夥,能夠迅速的找到能讓他聽懂的方式授課,夏普納也第一次感覺到,學習並不是那麼困難,理解一個問題原來也可以這麼簡單,而且悟飯的講解並不枯燥。

     

    “夏普納,我找了些題目,你試著用我說的方法解答。”悟飯將收集好的題目推到夏普那面前。

     

    “嗯。”沒有抗拒,夏普納點點頭,首次心甘情願的做起了課外習題。

     

    寂靜的半小時,只有夏普納的鉛筆寫字響起的“沙沙”聲,當夏普納發覺太過安靜時,卻發現悟飯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那一刻,夏普納心裏升起了一絲愧疚感,看悟飯的樣子,似乎很疲倦,聯想起他最近時常早晨會遲到,夏普納想他或許一直在做什麼事讓他也體力透支了。看了一下表,此時已經接近10點,而悟飯還要回家,想起他家的位置,夏普納縱使知道悟飯可以飛行,並且體力超常,不是一般的人,但卻仍舊對那1000多公里的距離產生了畏懼。

     

    這麼遲了,悟飯還得飛回去嗎?無論如何,這麼長的時間,悟飯就是飛回去也需要半個小時吧,或許更久?但現在他這麼疲憊,回去沒問題嗎?

     

    不知為何,夏普納心裏開始層疊式的擔心起來,一波比一波強烈。

     

    這麼想著,夏普納也開始無心作業了,盯著趴在桌上的悟飯發起呆來,睡著了的悟飯一如平時那般,傻兮兮的臉連睡著了還是透著傻氣。但掩藏在這張純真臉孔之下的,卻是個一腔熱血的正義之士

     

    那样的悟饭,夏普纳只见过一次。

     

    耀眼的金色頭發,碧藍色的眼睛,修長而結實的身形,那件在他原本看來土的掉渣的賽亞超人裝,卻那樣緊致的勾勒出悟飯肌肉糾結的身體,肌肉中蘊涵著呼之欲出的爆發力,渾身散發著有些暴戾而野性的氣息,臉上的表情似乎也是不受控制而流露出的小小的邪惡,,那個悟飯真的完全顛覆了現在的形象。

     

    對夏普納來說,悟飯就像個謎題,像個純粹的擁有雙面性格的人。

     

    “哪一個才是你呢?”夏普納自言自語著。

     

    悟飯額前的那一縷頭發,隨著他均勻的呼吸,微微的晃動著,夏普納有些不受控的伸出手,只是想感受一下那看似堅硬,實則柔軟的發絲,卻在剛靠近悟飯的額頭時被一只受迅速的抓住手腕,而那剛才純真的臉孔上緊閉著的眼睛此刻赫然睜開了,眼裏是夏普納從未見過的防備和陰沉。

     

    感覺到手腕上大力的扣壓,夏普納真正感受到了悟飯那具看似柔弱的身體裏所蘊含的力量。

     

    “呃……悟,悟飯?……”夏普納皺緊眉頭,悟飯的力氣出奇的大,“很痛啊!!”

     

    那漆黑的眸子的主人一震,眼裏的暗沉迅速的淹沒在泛起的明亮中,“夏,夏普納?”悟飯看見自己大力的抓住夏普納的手,趕緊松了開來。

     

    “抱歉!我……”那恢複了原本表情的悟飯滿臉愧疚。

     

    “呼……”夏普納揉著差點斷掉的手腕,此刻手腕上明顯的顯現出通紅的五指印。“你這人,真是讓人搞不明白……”夏普納沒好氣的說,換做任何時候,他早就爆發了,只是今次卻怎麼也生不起氣來。

     

    “……我,睡著的時候……你別隨意靠近我……”悟飯呐呐的說,賽亞人的血統裏有一種名為驚覺的敏感基因,這是戰鬥名族保護自己的方法之一。

     

    夏普納沉默了一會,隨後端起他那總是玩世不恭的淺笑,擺出一幅無所謂的樣子,“誰要靠近你!!”說的很大聲,卻像是在警告自己一般。

     

    “唔,那就好。”悟飯似乎並沒聽出什麼端倪,只認為是夏普納答應了他的要求。

     

    悟飯看了看時間,已經過了10點,“那個,夏普納,今天我先回去了,明天放學後再繼續功課吧?”

     

    “這麼遲了,你回去沒問題嗎?”其實夏普納是想問他有體力往回飛嗎?但怕問出口意圖太明顯。

     

    “嗯!沒問題的。”

     

    “……”猶豫了一會,夏普納最終也沒有再說挽留的話“小心別撞了人家的飛機,你到是沒問題,別人的小命可是很脆弱的。”

     

    悟飯不好意思的笑了兩聲,最後告別了夏普納一溜煙的飛走了。

     

    夏普納揉著滿頭金髮,有些頹然的關上了門,這個夜晚和平時沒有任何區別,只是心裏多了一份不知名的寂寥。

     

    ………………………………

     

    今日悟飯雖然沒有遲到,卻也是險險的踏著鈴聲沖進教室,臉上仍舊是有些疲憊,他現在最缺的就是睡眠,可偏偏現在補充跟不上消耗,他真的是荒廢太久了吧,以至於重新拾起修行這些東西,感覺到吃力了。再加上現在升上高三,升學和課業的雙重壓力下,消耗更是不少。

     

    他真的有想考慮住在撒旦市了,也跟媽媽商量過,媽媽雖然不贊同,但是可能是感覺到了他的疲憊,也不由的心軟了,答應只要房租在接受範圍內,便讓他搬到撒旦市居住。

     

    悟飯在向比迪麗打聽租房的事情,這是夏普納剛坐下來便聽到的。

     

    怎麼,悟飯打算搬到撒旦市來嗎?

     

    悟飯向比迪麗打聽,那麼比迪麗很可能會將悟飯安排到她那些空了很久也沒人住的別墅去。

     

    一種莫名的危及感撞進夏普納的腦海裏,偏偏這回生的詭異,這危及感不是來自悟飯對比迪麗的,反而是來自比迪麗對悟飯。

     

    一時間,夏普納連細想都來不及,便脫口而出:“悟飯,你想搬到撒旦市嗎?”

     

    “唉?啊,有這個打算!”正在和比迪麗說話的悟飯抬起頭來。

     

    “你不是最近都幫我補習嗎?反正我那房子空著也是空著,你不如就搬過來吧!”夏普納一口氣將想法搶在比迪麗之前說出來。

     

    “這樣可以嗎?”悟飯有些受寵若驚,老實說,他和夏普納的交集少的可憐。

     

    “我家離學校近,而且當作是你給我免費補習的補償,我不收你房租哦!”夏普納拋出一個合理的卻附帶著無比誘人氣息的誘餌。

     

    不用交房租?悟飯聽到這話已經完全轉向夏普納了,就沖這一條,完全就套牢悟飯了。

     

    看見悟飯心動的表情,夏普納知道悟飯一定會答應的,不由的心裏美滋滋起來,他已經懶得去考慮這份美滋滋的感受從何而來的了。

     

    “包夥食!”望著悟飯明亮的眸子裏裝載著因他而帶來的快樂時,夏普納的腦子完全停止思考了。

     

    “太棒了,夏普納,你真是個好人!”就沖這句話,夏普納頓時覺的,一切都值了。

     

    因此當看到比迪麗怨恨的對他投以一記白眼時,夏普納完全的無視了。

     

    然而這種興奮情緒持續了半個小時之後,冷靜下來的夏普納發現了大問題,他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做了還這麼開心?為什麼他不想把悟飯交給比迪麗?為什麼自己這麼在意他?為什麼……一大堆為什麼堆積在腦袋裏!!

     

    許久之後,夏普納抬起想到頭暈的腦袋,血液擠壓導致充血的眼睛,差點哀嚎起來,他完了,他完蛋了!

     

    怎麼會?他夏普納竟然會喜歡……

     

    可是話已經說出口了,想要回絕,但一看到悟飯,夏普納那些在心裏重複了幾百遍的臺詞立刻迅速蒸發。

     

    所以最後,沒有意外的,悟飯入住了夏普納的家。

    拍手[1回]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E-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URL
    Script:Ninja Blog 
    Design by: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