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初的賊窩(扶額

2017 . 05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カレンダー
    04 2017/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12/12 星灵]
    [02/20 澄]
    [02/12 ひょう]
    [02/09 ひょう]
    [02/07 tata]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syo`しよ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
    趣味:
    動漫,吃,睡覺……
    自己紹介:
    腐向
    DB
    很懶……
    我都11區了
    你再夾看看= =b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カウンタ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上)  

     

     

     

     

       撒旦市名涉区地铁站的东侧,步行三十左右会到达一处标有“维尔私人地产”的区域,这是一个离开了都市喧嚣的场所,别看只有离开市中心三十分钟的路程,这里却由于是私人地产而没有遭到太大的破坏,相对外面的吵嚷,这片区域显示出难得的幽静。

     

     

       顺着人工开辟的走道,穿过天然的植物构成的不算密集的遮挡,一间年限在五年左右的日式别墅座落在被树木包围的空地上,房屋华丽不失优雅,简洁而不繁琐,青花碎石构筑而成的底座,木质的长廊,半掩的拉门,干净明亮的玻璃窗反射着金色的光线,白色的屋顶上昨夜留下的雨水顺着房檐滴答的浸润在充满初晨气息的泥土里。

     

     

     

       随着轻微的“咯吱”声,长廊上的半掩的拉门“哗”的一声被粗鲁的拉开,一头金色长发的少年嘴角拉扯出不以为意的浅笑出现在视野中。那金色如此的突兀而不安静,以至于和如此宁静祥和的环境格格不入。

     

     

     

     

       而且事实证明,少年出现之后,这一片安静的环境便無法阻止的喧鬧起來。

     

    “嘁,老头子就喜欢搞这种花样,这种木头房子有什么好的,走到哪都不安静……”少年有些不耐烦的脚底剁了几下脚下的木板,听见那“吱呀”的声响传进耳朵不由的皱紧眉头。

     

       “这种偏僻的地方安静的让人抓狂!”金发少年一脚踏进放在长廊上的鞋子里,脚踝扭动了几下试图平整被他踩瘪了的鞋跟,手里也不闲着,掏出一盒胶囊,正打算扔出去,耳边却穿来一个略带沧桑却稳重的声音。

     

       “夏普纳少爷,让老爷听见您的抱怨,会难过的哦!”拉门后出现一个穿着西装,一脸和蔼的中年男人。

     

       “哼,那是老头子的嗜好,我最讨厌这种死气沉沉的地方,要不是离学校近,我是不可能住进来的……韦德!”夏普纳一脸不悦的说,迟早有一天他要拆了这鬼地方。

     

    不错,这个金发少年正是夏普纳.维尔,而被他称为韦德的中年男人,是授命于夏普纳的父亲照顾夏普纳的管家。夏普纳的家族虽然和布尔玛的胶囊公司无法相比,却也是小有资产的家族,夏普纳自然是任性惯了的富家少爷。这片私人地产,便是夏普纳的父亲买下来的,并且按照自己的喜好建成了如今的格局,本是作为修身养性的度假之地,但由于夏普纳就读的橙星高中就在附近,所以在父亲的安排下,夏普纳非常不情愿的入住了这里。

     

    想也能明白,向来爱出风头,显耀人前的夏普纳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安静的场所。

     

    “少爷……”韦德有些无奈自家小少爷的任性。

     

    “行了行了,我要去健身了!”夏普纳不耐烦的挥挥手,扔出胶囊,一架小型双人座喷气式飞机。不想再跟韦德纠缠什么,夏普纳一跃上了驾驶舱,一阵隆隆声响,卷起满天的落叶和尘土,也將寧靜絞成了碎末,夏普纳驾驶着飞机缓缓升上天空。

     

    “Year,GO,GO !~”夏普纳按下加速纽,飞机箭一般的弹射了出去……

     

    包子山

     

    “哇哇,睡过头啦!!!”悟饭惊恐焦急的声音震的窗玻璃一阵颤抖,手脚并用的套上衣裤,连蹦带跳的冲进洗浴室,悟饭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

     

    “媽媽,我要遲到了先走了!”悟飯“砰”的一聲打開大門,急速飛掠而去,把琪琪那些嘮叨全丟在身後。

     

    一邊快速的飛著,悟飯腦子裏一邊想著,這個禮拜他已經第三次睡過頭了。布毆一戰後,他那不負責人的老子攜著他的親密愛人賽亞王子大人以修行為名義,消失的無影無蹤。順便還把訓練悟天的任務扔給了他,隨著悟天越發的厲害起來,悟飯的體能消耗也節節攀升,至此以後,他便開始頻繁的因為經常修行,早晨睡過頭而遲到。

     

    這樣下去不行,悟飯知道再這樣下去他的出席率會降至谷底,連帶的影響他的成績,他親愛的媽媽會暴走。

     

    “唔,家裏離學校太遠了,我是不是該在撒旦市租個公寓?”悟飯雙手環胸,臉上露出煩惱的表情。

     

    “唔,房租太貴的話肯定是不行……”如果需要支付一筆龐大的費用的話,媽媽肯定不會答應的。

     

    “有什麼地方有便宜的公寓呢?”悟飯的眉頭糾結起來。

     

    一路也想不到好的方法,而且,悟飯果不其然又遲到了,這個禮拜第三次,悟飯站在教師門口有些煩悶的撓撓頭,實在不想走進去面對老師的一張臭臉,可總不能不上課吧。正在猶豫的時候,突然身後響起一個聲線上挑的聲音。

     

    “孫悟飯,你鬼鬼祟祟的在幹嘛?”

     

    “哇——唔!!!”突兀冒出的聲音顯然嚇到了正在專心琢磨如何進去的悟飯,聲音衝破喉嚨就快要溢出來,被一隻寬闊的大手一把捂住嘴巴。

     

    “噓~~,叫這麼大聲,你想被發現啊!!”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夏普納,好死不死,他的飛機在來學校的路上出故障了,導致他也遲到。

     

    “唔唔,呀不拉(夏普納)……”被捂住嘴巴的悟飯含糊不清的叫著夏普納的名字。

     

    “小聲點……”夏普納鬆開了鉗制悟飯的手,沒好氣的壓低聲音說道。

     

    “對,對不起……”悟飯的手指有些尷尬的撓著臉頰。

     

    打量了悟飯一番,夏普納翻了個白眼,說道:“你最近總是遲到呢?”

     

    “呃,是,是啊。”悟飯想起最近遲到的次數就感覺無力。

     

    “你不是金色戰士嗎?可以飛的呀!”夏普納如同所有的地球人一樣,被龍珠消除了關於布歐的記憶,但是,他對於在天下第一武道會上親眼所見悟飯變身的記憶卻沒有被抹殺掉。

     

    事實上,那次的事情經過伊蕾沙的大肆宣傳,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悟飯的身份,雖然自己曾經也有想揭露賽亞超人的身份,但當他知道了真實身份竟是悟飯之後,用了大半天的時間來消化這個事實。這個看上去手無縛雞之力的乖乖牌,還有那土的掉渣,讓夏普納實在無法恭維的審美觀,讓夏普納有深重的挫敗感,特別是,比迪麗和伊蕾沙都喜歡圍著他轉,縱使他現在知道了悟飯的身份,卻還是鳴不平,這個土包子,到底有哪點吸引女孩子。

     

    “……睡,睡過頭了!”悟飯紅著臉回答夏普納的問題。

     

    夏普納一愣,縱然他知道悟飯雖然很厲害,可實際上相當單純的腦子不會編排什麼理由,不過悟飯的誠實,還是讓夏普納忍不住想哀歎。

     

    這小子到底是在怎樣的環境裏長大的。

     

    不過,現在是該想想如何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溜進教室裏去,夏普納其實完全可以直接走進去,他才不介意是不是要挨罵,不過看悟飯在門口徘徊了那麼久,一副煩惱的樣子,不知怎的,夏普納就想幫他一把。

     

    憋了一眼教室裏講的口沫橫飛的老師,夏普納微一思索,輕聲說道:“跟我來!”

     

    悟飯眨了眨眼睛,雖然不明白夏普納要做什麼,悟飯還是沒有提出反對意見,跟上了夏普納,繞到了教室的後門。

     

    “呐,等老師轉過身去,就溜進去,以你的速度,沒問題的吧。”夏普納對悟飯說道,他對自己很有信心的說。

     

    “呃,溜進去嗎?”悟飯覺的這種行為似乎不好,可是衡量了一下利弊,答應了“我知道了!”

     

    結果,計算的好好的,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想他孫悟飯這種拼速度的小case完全不在話下的,可他偏偏亂緊張的被臺階絆倒,轟然倒地的聲音自然是讓老師徹底的注意到了。

     

    “……你…你這個笨蛋……”夏普納扶額,幾乎哀號。

     

    “對,對不起……”悟飯萬般抱歉的只能躺在地上撓頭。

     

    “怎麼回事?”老師的發問聲。

     

    寂靜了半餉,在眾多同學的注目禮中,夏普納一把按下想要探出頭來的悟飯,低聲的說,“你自己找時機吧。白癡!”然後站了起來。

     

    “呃,嗨……”尷尬的打了聲招呼,不意外的對上了臺下老師兇狠的瞪視。

     

    “夏普納?”老師調高了聲音。

     

    夏普納不自在的挪了挪腳,隨即咧了咧嘴,展露了一個自認為很帥氣很迷人的笑容,“哦女士,為了上您的課,即使是有再多的事情絆住了我,我也是要來的!”

     

    “哦,是嗎?我真榮幸。”老師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嘿,是啊是啊。”

     

    “哼,拎著這兩桶水,給我——OUT!!!”老師顯然不屑一顧,聲色俱厲的將夏普納趕出了教室。

     

    夏普納訕訕的癟了癟嘴,出門之前瞟了眼,發現悟飯已經趁所有人注意在他身上的時候回到了座位,隨即歎了口氣,他這到底是在幹嘛?他明明最討厭這個家夥的,不是嗎?

     

    “唉,到底白癡了的是他還是我?……”

     

    …………………………

     

    “夏普納!你的數學掛科了!”當數學老師公佈成績的時候,夏普納很不幸的在掛科名單中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什、什麼?”夏普納嘴巴張的大大的,半天沒合攏,他,又掛科了?

     

    這已經是他掛的第三門了,如果補考再不通過,他今年想帶著棒球社打入甲子園的美夢就要泡湯了。

     

    “夏普納,你,掛三門了啊!我們的棒球社怎麼辦?你可是王牌啊!”一個與夏普納同社團同班的男孩子聲淚俱下,就差沒跪下來了。

     

    夏普納愣了半餉,夏季高中棒球賽區域賽已經接近尾聲了,他們橙星高中的棒球隊在夏普納和幾個主力的帶領下,一路過關斬將,眼看就要打進甲子園了,可,半路竟然冒出這樣的意外……

     

    沒有理會那個哭號的隊友,夏普納第一個反映是打電話給他的私人家庭教師,怎知一個電話撥過去,半天才有回音,還沒等夏普納開口,那邊的家庭教師就已經打開話匣子了。

     

    “夏普納嗎?唉唉,我接的可是國際長途啊……”

     

    “我不是才剛結婚嗎?我現在帶老婆在巴黎度蜜月呢……”

     

    “什麼?”夏普納瞪大了眼睛。

     

    “唉,就是這樣了,長途很貴的呀,有什麼事等我回來再說!”

     

    “喂……”夏普納急了,可電話那頭的人顯然沒感覺到。

     

    “好了,就這樣了,拜拜!”夏普納一句完整的話都沒說出來,那邊的回答已經變成忙音了。

     

    “喂喂……混蛋!……”夏普納心中的鬱結頓時爆發出來,“啪”的一聲,手機在他手中變成身首異處的兩半殘屍。

     

    “……”周圍人看見暴怒的夏普納都不再靠近他,連原先那個哭爹爹喊娘的隊友也縮的遠遠的。

     

    不過,自然是有不怕死也搞不清楚氣氛的人接近。

     

    “那個,夏普納!”夏普納身後響起悟飯的聲音。

     

    氣頭上的夏普納沒有理會,但悟飯不屈不撓的聲音再次想起。

     

    “夏普納……”沉靜了良久依舊沒有回音,悟飯再次開口“夏……”

     

    “想說什麼你就趕緊說!我沒時間跟你啰嗦……”夏普納惡狠狠的回過頭來盯著悟飯,打算如果這個家夥說不出什麼有建設性的話,他一定要孫悟飯好看。(當然他絕對不會是悟飯的對手的)

     

    “……啊啊,那個,我可以幫你補課!”悟飯絲毫沒有受到夏普納情緒的影響。(唔,應該是他的感知比較遲鈍吧!)

     

    “唉?”肚子裏已經醞釀了一堆臭罵悟飯的話,被夏普納憋著氣的咽了下去,驚訝的連說話都口吃了“你、你、你說,說要幫我、補、補課?”

     

    悟飯認真的點點頭。

     

    下一刻,夏普納的疑問更大了“為什麼?你…你幹嘛要幫我?”

     

    “呃,上午的事情我還沒謝謝你!”悟飯提到早上害得夏普納拎著水桶站了一個多小時就感覺愧疚。

     

    “……就,因為這個?”夏普納問。

     

    “嗯!”

     

    夏普納盯著悟飯看了半天,實際上,是他自己猶豫不決,這麼算起來,他的確一樣都比不上孫悟飯,讓自己一直看不順眼的人幫自己,夏普納心裏上有些過不去。不過,轉念又一想,他的私人教師不在身邊,他也不喜歡找些其他人污了自己的耳朵,而且悟飯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的,比起沒見過的那些家庭教師,悟飯要更加知根知底,最重要的是,他要是補考繼續掛科,甲子園就真的只有夢裏能去了。

     

    “唔唔……”夏普納張了半天嘴,始終同意的念頭卡在嗓子裏。

     

    可,可惡……夏普納暗自為自己的不爭氣懊惱,求助與人是他最痛恨的。

     

    不過,就當悟飯換他個人情吧。這麼想這,夏普納終於說服了自己。

     

    “好,好吧。”夏普納不自在的點點頭。

     

    悟飯自然是不會知道夏普納心中的如此掙扎,只覺的能彌補一下自己造成的過錯而開心不已,總算不用一直愧疚下去了。

     

    拍手[0回]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E-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URL
    Script:Ninja Blog 
    Design by: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