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初的賊窩(扶額

2017 . 07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カレンダー
    06 2017/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12/12 星灵]
    [02/20 澄]
    [02/12 ひょう]
    [02/09 ひょう]
    [02/07 tata]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syo`しよ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
    趣味:
    動漫,吃,睡覺……
    自己紹介:
    腐向
    DB
    很懶……
    我都11區了
    你再夾看看= =b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カウンタ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不知道為什麼,就被罐頭弄成飯夏了= =bbb,所以,我也就飯夏了(還我夏飯,罐頭
    好吧,於是這就是和屋的番外(也許

    第一篇,是罐頭寫的。
    第二篇,是我寫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一辆昂贵的黑色的飞车在橙星高中门口停下来。从车里下来一个穿着完美西装梳背头金发的成熟男人。他用手势示意随从们先行离开后,取下墨镜,望着这充满了无限回忆的校园。

    四周是下了课赶着去另一个教室上课学生们,看着他的经过都纷纷回头。也许是因为他早就过了还能够冒充学生的年纪而他这身成功人士的打扮怎么都不像学校的老师吧。不过更有可能是因为他那一身平时注重保养的健美身材在这次来访的人中显得格外鹤立鸡群。英俊的脸上也是几乎看不出什么皱纹,只有那双眼睛透露着他久经商场风云的沧桑。

    来到那个怀念的大讲堂的教室。早有人在那里等着了。在这个不算大的讲厅里聚集了这个社会各行各业的精英们。没错,今天是第775届毕业生30周年返校的日子。

    “哟,这不是我们大名鼎鼎的维尔集团老总吗?百忙之中还能抽出时间来参加这次小小的聚会啊真是不容易。”

    说话的是依蕾莎,现在的她已经是时装届顶尖的设计师了。

    “别废话了,人都到齐了吗?”

    没错,眼前的这个人正是在房地产市场独占稽首的维尔集团总裁夏普那·维尔。看见依蕾莎那个熟悉的笑脸,仿佛高中时代的一切都又回来了,夏普那也很有默契的语气丝毫没有了往日那些虚伪和客套。

    “诺,就差孙悟饭同学了。听说他在东部有一个讲座。暂时赶不回来。比黛儿说叫我们不要等他了快点儿开始吧。”

    “啧,那家伙又是那样。”用不爽的语气敷衍过去的夏普那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心虚。也许是突然听到那个家伙的名字还是有点儿不适应?当初不是不知道这对曾经的同学结婚的消息。他们结婚时所有媒体都轰动了,一个是撒旦的女儿同时也是地球的保卫者,另一个是在生物化学物理核能等各个方面都有杰出的贡献的学者。听说结婚那天整个会场都爆满了。

    可是夏普那那一天并没有去。

    也许是生了孩子的缘故,比黛儿看起来老得比较快。不过她的脸上的笑容一看就知道她这些年过得很幸福。

    夏普那想起她当初是怎么拒绝自己的又是怎么挽起穿着超级赛亚超人衣服的孙悟饭的手。

    那时的他从来没有想过之后会发生那么多的事。

    夏普那找了个位置坐下。一群西装革履的或者穿着艳丽服装的人坐在学生们上课的教室里,夏普那觉得有一种在给孩子开家长会的感觉。虽然他从来没参加过自己儿子们的家长会。

    文学史的女老师出来了。她的头发有精心的染过,脸上估计也是做了什么特殊的护理(或者是手术),看起来也就才40出头而已。她说由于致辞的学生还没有来所以暂时由她来代替……

    “老师!对不起我迟到了!”一个戴着白框眼镜少年闯进了教室。等等!少年?!!

    孙悟饭穿着像当年那样的土得掉渣衣服别着校徽就来了。还真是他的风格呢。

    不是夏普那不关注孙悟饭,事实上他是亲、自、从网络从报纸上专门去收集有关他的所有信息。包括得奖啊什么新的研究啊。可是由于孙悟饭实在太低调了,几乎从不在电视报纸上露面。普通大众所知道的关于这位学者长相的几乎只停留在“看起来很年轻”这个范围上。

    可是!喂!这已经不能算是看起来很年轻这几个字就能概括的范围了吧?!!说他是这里谁的儿子我夏普那都能信了!

    “你说他是不是研发出了什么返老还童的新技术啊?”

    依蕾莎看着在台上致辞的悟饭小声跟夏普那咬耳朵。

    夏普那哼了一声。从技术上来说确实有这个可能。可是真是想象不到他是个会特意做这种事的人。那个孙悟饭?

    致辞不是很长,那家伙的声线似乎比记忆中的更显得磁性一些。那家伙还是像从前那样少根筋么?在这样的地方会很吃力吧。幸好他选择了做学者。不过好象现在连学者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切,那家伙过得好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这个想法一形成夏普那就苦笑了一下。也许是因为那家伙一点儿也没变?也许是因为看见了老同学?也许是因为再一次坐进了这个熟悉的教室看着有如毕业典礼上一模一样的这一幕?感觉连思维也变成了当年那个狂放不羁的小鬼了。

    突然悟饭的眼睛向这边看了一下。夏普那的心跳猛地加速了一下。然后悟饭的眼睛又移开了。

    搞、搞什么啊!夏普那对着心里咒骂一声。但是潜意识里又为自己刚才那没出息的样子深深的懊悔。

    还是说自己始终无法放下当年的包袱?一瞬间,那些回忆的片段一下子又回来了。转学生的自我介绍。体育课上那超出常人的一跳。天下第一武道会上的那个家伙的惊人表现。一起迟到然后自己替他受罚。一时冲动而让他住进自己的房子。还有……那件事。

    夏普那甩甩头。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没什么好留恋的!不,应该是,他夏普那留恋?笑话!!!

    学生代表的致辞完了,现在轮到曾经的年级组长讲话。什么流程啊简直就和当初上学时那些无聊的活动一样么。而孙悟饭还是留在了讲台上。夏普那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会场。还有2个小时40分钟这次聚会就会结束。自己和他像这样短暂交集之后又会像平行线一样再次分开,过着各自的生活。

    突然夏普那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呢?是孙悟饭一直在盯着他这个方向看。哼,刚才那只是一个意外。我夏普那才没有那么容易就被唬住呢。

    喂,这看的也太久了吧。

    已经有几个人顺着孙悟饭的眼神方向想自己这片看过来了。

    不要这么露骨啊混蛋。夏普那觉得整张脸几乎都烧了起来。果然自己还是……

    “喂,夏普那,悟饭一直看着我诶。怎么办啊。”

    已经听不见依蕾莎的废话了。夏普那鼓起勇气和那个混蛋对视。

    依然是那个单纯的黑眼睛。面无表情的悟饭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就好像那天晚上一样。一模一样的眼神。只是那个时候,他的眼里,比起今天多了一丝哀伤。

    自从那次以后。夏普那一改自己花花公子的形象。居然和父亲介绍的对象谈起了恋爱,后来还结了婚,有了3个儿子。让韦德高兴的是他的少爷竟然一个人去闯荡了一番之后回来继承公司。一门心思扑在事业上和之前那个混小子完全不一样。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他的夏普那少爷韦德不知道。不过他也不需要知道,只要他的少爷能好好的照看老爷的家产一心把家族的事业发扬光大不就成了?

    现在是自由时间。一些人在交换名片,一些人在高谈阔论。学校为曾经的学生们提供了茶点。虽然是在普通不过的小吃但是因为这是他们十分怀念的当年在食堂小卖部卖的那些课间餐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忍不住再去试试那高中怀念的味道。

    悟饭一下来就被团团围住了。一大堆叽叽喳喳的问题包围着他。悟饭的表情很尴尬。

    不知道为什么夏普那觉得这个时候他应该站出来,于是他就真的那么说了。

    “悟饭。”他在人群外叫到。这种时候常常是一个人把另一个从一群人中救出来就是这样吧?

    悟饭的表情好像很吃惊。犹豫地回答了一声“是。”之后一边对旁边的人们赔笑脸说抱歉一边从人群中挤出去。

    夏普那站在走廊上,看着那个人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反倒有点儿不敢相信这件事的真实感了。过去了30年?真的是这样吗?那么为什么过去的那一切我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一个一个的细节?这30年就像一场浑浑噩噩的梦一样,就真的这样过去了。他们两个就像隔着一条看不见的河。这一头的他已经老去,那一头的那个人什么都没有变。

    “呃……什么事啊?夏普那同学?”

    啊啊……永远不变的腔调……永远不变的称呼……喂,我们起码也一起上了两年的课吧?你还在我家住过3个月呢!

    “没什么,看你被别人缠着脱不开身罢了。”

    “咦?……是吗?……谢谢了哈。果然我还是不适应这样的场合呢。”啊啊,又是那个人畜无害的笑脸。

    “悟饭!”比黛儿在那边叫他了。

    “啊!是!……嗯……还有什么事吗?没别的事的话我先过去了。”

    “你去吧。”夏普那觉得自己的语调意外的平静。

    他就真的那么走了?

    “我、我想说……我……原谅你了。”那犹犹豫豫的句话究竟有没有说出口?越到最后越小声。

    “什么?”那人转过来了。

    “没什么。”

    那人深深的看了自己一眼。好像灵魂都被他看穿了。

    然而他什么都没说,对我很阳光的笑了一下。

    果然不记得了呢。

    夏普那叹了一口气。

    那一天晚上。在我的日式和屋,喝醉了的你,叫着别人的名字,狠狠地占有了我。

    (完)

    ————————————————————————————
    (2)

    3個小時的聚會在夏普納有些混沌的思緒裏結束了,他的心是平靜的,但腦子裏卻總跟過場一樣掠過一幕幕過往,有些東西走的太快,夏普納甚至懷疑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發生過。
        
        夏普納少有的不打算急匆匆的離開,而是跟在人群的後面走出了教學樓,望著前面逐漸散去的人群,這一別,又是何時再見了?
        
        30年,人的一生有幾個30年?再下一個30年到來之前,他夏普納是否還活著?
        
        孫悟飯……夏普納不自覺的又想起了猶如30年前一般沒有什麼變化的年輕臉龐,夏普納有種篤定的直覺,那時候,這個怪胎一定活著。
        
        夏普納抬起頭,已經看見了不遠處來迎接他的車子。
        
        轉過頭掃了一眼熟悉的校園,刻印在記憶裏的一切,正在被記憶逐漸的淡化。這才是現實,走出這扇大門之後,有生之年還能否再次踏入?
        
        感受到正被人注視,夏普納的目光定格在教學樓門前的那個身影,平靜的心湖泛起了一絲淡淡的漣漪。
        
        悟飯……
        
        夏普納沒有開口,對視了片刻,夏普納首先移開了視線,朝對方微微頷首。
        
        轉身,走進那扇打開的車門,關上。緩緩搖起的車窗,一點點的吞沒那個挺拔的身影。
        
        “開車!”夏普納偏過頭去,感知中,那茶色的玻璃窗隱沒了最後一絲光線。
        
        注視著豪華飛車逐漸遠去,變成視野中的一個小點,直到消失在視線中,悟飯緩緩的歎了一口氣。

         其實,他並非不知道

         他只是害怕了,在夏普納說“原諒他”的那一刻,他竟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表情面對他。

         他的愧疚終歸是沒有說出口。

         “對不起!”
        
        …………
      
        “老爺,名涉的那塊場地已經動工了。”坐在前排副駕駛座上的一名男子開口說到。
        
        “……”夏普納沉默了半餉後說到,“去看看吧。”
        
        夏普納早已不住在撒旦市了,而曾經的那個便於他上學的住宅,自那一次之後,他再也沒有進去過。
        
        “該面對的,始終是要面對的……夏普納……”
        
        “你不再是個孩子了!”
        
        夏普納靠在椅背上,默默的對自己說到。
        
        望見前方那碧色成陰的小路,夏普納叫停了車子,推開車門。緩緩的,夏普納終於邁出了腳步,然而又有誰清楚,夏普納跨出的這一步,用了三十年的時間來沉淀情感,撫平傷痛。
        
        原本不長的小路,如今走起來卻出奇的漫長。一切都還是猶如記憶中一般,風景還是如此的美麗,看風景的人依舊是曾經的那個少年,只是,看風景的心,不再是擁有那份單純和欣喜。
        
        路的盡頭就在眼前,只要如同那時一樣,撥開繁茂的枝葉,那棟木頭房子就會映入眼簾,還有坐在那長廊上,清透的身影……
        
        夏普納本已平靜的心緒一陣翻騰,伸出的手顫抖的定在了眼前。
        
        夏普納一直以為自己已經學會了堅強,遺忘那些沉痛也早已是生活的一部分,獨自在外打拼的艱辛,父親的病逝,家業的一度危及四起,最小四子的夭折,妻子的抑鬱寡歡……一切的一切,夏普納都認為自己能扛下來,並且理所當然的應該承擔下來。
        
        然而這曾經的,小小的一簇火苗,不,或許連火星子都算不得的記憶,卻狠狠的刺穿了他的心,在他認為自己已經不會在意的今天,又如同遼源星火一樣燒灼著他的神經,左右他的心緒。
        
        夏普納苦澀的扯動嘴角,撥開了眼前的遮擋,那間30多年的木屋已不復當年的清新,歲月不僅在自己的臉上刻下了印記,這間老舊的木屋也快要淹沒在時間的塵埃裏。
        
        空蕩蕩的長廊沒有夏普納所期待的……
        
        當然

        那是當然的……
        
        屋後時而想起的敲打聲,證明著這間木屋正在被拆除。
        
        它已經老了,自然不適合再居住了。
        
        所以,一切歸於無便是它的歸宿吧。
        
        夏普納不顧下屬的勸阻,兀自走近了屋子,似乎想要找回曾經遺失的什麼,脫鞋的時候,夏普納停了下來。
        
        已經沒有人再會幫他像那樣擺放好鞋子,也沒有人再會說“不用麻煩別人”,這裡已經沒有人在等待了,這裡,再也見不到他了。
        
        這裡,也將不復存在。
        
        夏普納頹喪的退了出來,思緒飄蕩的回到了某一點。
        
        “悟飯……”
        
        “悟飯,你喝多了……等一下……你在做什麼?”
        
        “放、放開……放開我!”
        
        “……短…短笛叔叔……”
        
        被壓到的金髮少年猛的一僵,臉上浮現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啊啊……痛……痛死了……”被強行進入時少年痛呼出聲。
        
        “不要……混蛋……”
        
        “嗯……短笛叔叔……短……”
        
        “……悟飯……是我啊……我是……夏普納啊……”少年堅毅的臉上滑下破碎的淚滴。

        原來,心痛是這個樣子的。
        

        木屋轟然倒塌的聲音驚醒了夏普納,茫然的看著,夏普納仿佛看見那個身影出現在這個熟悉木屋的一個又一個他們相處過的地方……
        
        一片廢墟。
        
        陽光透過林間的縫隙斑駁的點綴在地面上,夏普納想起所有的……
        
        第一次見到那個傢伙。
        
        武道會上的那個傢伙。

        遲到的那個傢伙。
        
        站在長廊上的,那個傢伙……
        
        “悟飯……”久經滄桑,以為早已忘卻了眼淚為何物的夏普納紅了眼睛。
        
        他不想承認的
        
        卻不得不承認的
        
        他懷念著
        
        那間日式和屋
        
        那個仁立於他身畔
        
        曾經朝夕相處的影子。
        
        [END]

    拍手[3回]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E-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URL
    Script:Ninja Blog 
    Design by: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