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初的賊窩(扶額

2017 . 12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12/12 星灵]
    [02/20 澄]
    [02/12 ひょう]
    [02/09 ひょう]
    [02/07 tata]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syo`しよ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
    趣味:
    動漫,吃,睡覺……
    自己紹介:
    腐向
    DB
    很懶……
    我都11區了
    你再夾看看= =b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カウンタ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退热的草药似乎起了效果,夜里钢牙出了一身的大汗,因为感觉热,所以烦躁的扒拉着衣服,杀生丸也懒得管他,既然是妖怪也不存在什么怕冷容易感冒的的问题,不过令杀生丸没想到的是,睡的稀里糊涂的钢牙到把杀生丸的尾巴当成了上好的被子,睡的不甚舒坦。本想抢回自己的尾巴,结果某狼似乎非常不满,咕哝着不知道说什么,紧拽着不放手,杀生丸看他那满足的睡相,最后认输的放弃了。斜睨了一眼将衣服扒的乱七八糟的钢牙,大片肌肤裸露在外面,看的杀生丸喉间一窒,他对自己的身体有些无奈了,只能用尾巴将裸露的地方遮住,顺便分撒自己的注意力。

     

     

    钢牙是妖怪,伤也好的很快,第二日已经神清气爽的活蹦乱跳了,不过还是在杀生丸的逼迫下又喝了苦的他直干呕的草药。为此某狼怀恨在心,发誓绝对加倍奉还。(当然这个问题我们无视它!)

     


    “杀生丸大人,玲饿了!”小玲站起身来,拍拍衣服上的沙土。

     

     

    杀生丸没有回答,只是动了动眼睛,不过跟在他身边许久的小玲明白就行了,“阿嗯,我们去找吃的吧!”

     

     

     

    钢也也觉的肚子空空,再看玲已经自己骑上阿嗯准备走了,疑惑的问:“她自己去?”杀生丸不跟着吗?她还是个小孩子呃。

     

     

     

     

    “杀生丸大人会找到玲的,不论在哪里。”玲带着纯真的笑容。

     

     

     

     

    “自己的事,自己解决。”杀生丸听不出情绪的声音缓缓的说。

     

     

     

     

    钢牙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想来他们这种模式已经形成很久了,玲也不觉的任何不妥,那自己也就不再多嘴了,“玲想找什么吃的?”钢牙问道。

     

     

     

     

    “嗯....有什么吃什么呀!”玲到是一定也不担心。

     

     

     

     

    “呃...”钢牙看看自己还未干透的衣服,心里想着是否自己也去找点吃的,昨天他就知道杀生丸是不吃人类的食物的,也不知道他到底拿什么来吃。

     

     

     

     

    “我也一起去吧!”咬咬牙,钢牙准备去拿未全干的衣物穿上,反正除了难受点也死不了人。

     

     

     

     

    “衣服没干。”杀生丸的声音令钢牙伸出去的手抖了抖。

     

     

     

     

    “....穿着过会就干了...”钢牙瘪瘪嘴回道。

     

     

     

     

    见杀生丸没有再说话,钢牙心里念叨着:古怪的家伙。赶紧拿了衣服,找了个隐蔽地方换了下来,顺手将杀生丸的衣服扔给他,“谢了!”说完就跟玲跨上阿嗯朝密林深处前进。

     

     

     

     

    手里拿着钢牙刚换下的衣服,衣服上围绕着钢牙浓重的气息,搔弄着杀生丸的心一阵阵悸动,杀生丸皱皱眉,心里极不爽快,为何自己要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拎着衣服就打算丢河里漂去气味,偏偏扔了两次都没出手,最后一脸的不屑却似乎带着淡淡向往的表情穿回身上,以及自己也未发现的那眸中的极尽柔和。

     

     

     

     

    居高临下,钢牙坐在阿嗯上向下张望,树林里跳跃的几只野兔吸引了钢牙的注意力,一阵欣喜,“玲,野兔吃吗?”对这个女孩,钢牙心底里是有些内疚的,如果不是杀生丸,这个乖巧的孩子就死在自己手里了。

     

     

     

     

    “嗯,玲都抓不住它们呢,所以都吃不到。”玲想到能吃到兔子肉,不觉的高兴起来。

     

     

     

     

    “嘿,看我的,今天的午餐时烤兔子!”钢牙信心满满的说,“降低点,玲。”

     

     

     

     

    待阿嗯降到差不多位置,钢牙叮嘱玲等着,自己一跃而下,轻轻的降落在树枝上,静待了一会,发现没有惊动野兔们,“嘿嘿!”钢牙看着下面几只兔子坏坏的笑着。

     

     

     

     

    看准目标,钢牙一个鱼跃而下,速度之快就算灵敏如野兔也没反应过来,钢牙轻松的拿下一只,其他的反应过来之后立刻逃窜,但钢牙可是狼哦,连小小的兔子都摆不平还能做首领吗?三两步就追上其中一只,得意的拎住那可怜兔子的耳朵,看着手里两只肥大的兔子,钢牙估计午餐够用了,拎起兔子向高处的铃晃了晃,坐在阿嗯背上的铃看的“咯咯”直笑。

     

     

     

     

    突然玲的身后窜出一只百足妖,直扑玲而来,“呀!~~~~”玲手紧紧握着阿嗯的缰绳,死死趴在阿嗯背上。

     

     

     

     

    “玲!”钢牙一个飞跃,迅速靠近,抬脚就是一踹,那百足妖轰隆一声倒地,可随后钢牙立刻感觉到周遭有不少妖怪迅速靠近,钢牙明白,一定是被他脚上的四魂之玉引来的。

     

     

     

     

    遭了,万一玲有什么不策,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你先走!”钢牙大叫。

     

     

     

     

    “可是....”玲因为担心犹豫了一下,立刻就被几只妖怪围住,除去四魂之玉,小孩子的血肉也是妖怪们的最爱了。

     

     

     

     

    “玲....”钢牙顾不上后面的追兵,冲向被包围的铃,也顾不得交战中的伤,只想立刻让玲脱离被包围的状态。

     

     

     

     

    “钢牙....哥哥..!”玲有些恐惧的叫道。

     

     

     

     

    “有突破口立刻离开!”钢牙靠在玲的身边,一刻也不敢怠慢的护着。

     

     

     

     

    看着冲着四魂而来的大量妖怪,刚刚恢复体力的钢牙着实有些冒汗,如果是他一个人,这些妖怪是还是可以解决的,可是,他又不能离开玲,麻烦了....

     

     

     

     

    眼前忽的白光闪过,眼前的妖怪们立刻四分五裂,下雨一般的落下,“杀生丸大人....”玲惊喜的叫道。

     

     

     

     

    对于杀生丸的到来,钢牙着实送了口气,却又不得不再次重新审视这个男人,他们出来找食物,其实离营地已经很远了,但杀生丸仍然能在事发后如此迅速的赶来,就证明他时刻是关注着玲的。虽然嘴上不说,玲在他心里其实非常重要。突然认知到这个,钢牙对杀生丸更加刮目相看,不过心里却有个小小的角落在想自己在他心里又是什么样的位置呢?

     

     

     

     

    赶来的杀生丸轻松的收拾了成批的妖怪,回过头看见略显尴尬的钢牙,而此时钢牙正是郁闷,几只杂碎妖怪也让他费力气。杀生丸看着狼狈的钢牙,也不说话,只是径直走过去,抬手擦掉钢牙满脸的血污。

     

     

     

     

    “呃?...”温热的手触碰到钢牙,令他微微一震,脸也不觉热的发烫,异色的瞳子里满是疑惑与不解。

     

     

     

     

    见他一副好奇宝宝的可爱模样,杀生丸也不觉有些尴尬的偏开头,“回去!”

     

     

     

     

    “钢牙哥哥,回去了!”玲见杀生丸已经转头离开,唤醒了怔愣的钢牙。

     

     

     

     

    “.....好!”钢牙才跨上阿嗯的背,拉紧缰绳掉转了方向。

     

     

     

     

         吃饭时,只有玲和邪见的说话声,杀生丸一如既往的靠在不远处的树下闭目养神,不知道在想什么。钢牙自己由于无法插进两人的对话中破天荒的保持了沉默,一边咬着手里的兔肉,一边不时的瞟向杀生丸那,自从心里又了那个小小的想法之后,它好像便在心里扩散开了去,回想这几天杀生丸对自己做的事情,钢牙越来越迷惑了,脸也不自觉的热起来,一开始他一直以为杀生丸那样做一定是羞辱他,可他自后出现的温柔又让自己不得不否认曾经的认识,偏偏杀生丸又是那种多说一句话都嫌麻烦的主儿,老实说,钢牙一点也不指望杀生丸跟他说清楚。

     

     

     

     

    “唉!~~~~~”钢牙无奈的叹了口气,烦躁的抓抓头发。

     

     

     

     

    为了不被乱七八糟的情绪搅乱了生活,钢牙想离开了,下午他抽了空在他的狼群分散的附近走了一圈,发现没有一只狼回来了,其实前后也不过就两三天,钢牙也知道没有这么快,他的手下里大部分都是妖力低微的未成形的狼儿,自然是遵循动物的原始欲望,钢牙郁闷的坐在那里,他很矛盾,想回去又不想回去,搞的自己快精神分裂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回去,身体里却有一股难以抵御的冲动想回到那里,回到有那个人的地方。自己不声不响的走了,那个人会有什么表情?无所谓?还是会寻找他?后面的问题令钢牙自己都快肌肉抽搐了,他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杀生丸要找他?为什么自己要想这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事情。

     

     

     

     

    “可恶!.....”钢牙烦躁的扒着头发。

     

     

     

     

    最后钢牙决定不回去,说他逃避也罢,他就是不回去了。正打算的好好的,一个声音却突然打断了思路。

     

     

     

     

    “钢牙哥哥!”

     

     

     

     

    “咦?”是玲的声音,钢牙抬头。

     

     

     

     

    就见玲骑着阿嗯缓缓降落地面,“钢牙哥哥也出来找吃的?那晚上吃什么呢?”玲认为钢牙是出来找食物的。

     

     

     

     

    “玲?你怎么会来这里?”钢牙疑惑。

     

     

     

     

    “玲出来找吃的呀,已经很晚了哦。”玲可爱的脸上闪动着天真的笑容。

     

     

     

     

    “呃!”钢牙哪里有什么食物,“玲找到吃的了吗?”

     

     

     

     

    “玲抓不到兔子,只能去河里抓了两条鱼!”玲甩甩手里的鱼,想起中午的兔子肉,玲还是有些回味的。

     

     

     

     

    “.....那玲回去吧!”钢牙仍打算不回去了。

     

     

     

     

    但玲并不明白钢牙想什么,“嗯,那钢牙哥哥,我们回去吧!”

     

     

     

     

    “啊!我.....”对上玲天真的笑容,钢牙突然说不下去了,有些无措的僵直在那里。

     

     

     

     

    “天黑了,杀生丸大人会担心的!”玲拽着钢牙的手,拉着他,自从杀生丸带钢牙来了之后,她已经把钢牙当成与自己一起的人了。

     

     

     

     

    会担心你吧!钢牙有些不明什么心情的心里想道。明明玲的力气根本就拉不动自己,腿却不听使唤的动了,然后很没骨气的骑上阿嗯,随着玲回去了。

     

     

     

     

    回到营地的钢牙郁闷的躲在角落里自我厌恶了一万次。玲疑惑的看着气压低沉的钢牙,眨眨水灵的眼睛,“钢牙哥哥,鱼烤熟了!”玲唤钢牙吃鱼。

     

     

     

     

    “唔.....我不饿,玲自己吃吧!”钢牙正说着,肚子却不争气的泄了他的底。

     

     

     

     

    “钢牙哥哥这不是饿了吗?”玲好奇的问,明明听见肚子饿的声音哦。

     

     

     

     

    钢牙又羞又气的连耳朵都红了,“我就知道流年不利!”钢牙心里再度哀号了一千遍。

     

     

     

     

    微微睁开眼睛,见钢牙别扭的接过玲手中的鱼,愤恨的咬着,似乎想把气撒在烤鱼身上,钢牙离开了一下午到天黑还没回来,杀生丸心里很不平静,以为他离开了,不愿承认心中的担心,可又无法摆脱这种不安心的折磨。所以他一直焦躁不安,正打算甩开乱七八糟的情绪去把他找回来的时候,却见他和玲回来了,杀生丸顿时觉的心里的焦躁莫名的烟消云散了,他在自己的身边,他竟然就很安心。

     

     


    拍手[1回]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E-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URL
    Script:Ninja Blog 
    Design by: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