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初的賊窩(扶額

2017 . 09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12/12 星灵]
    [02/20 澄]
    [02/12 ひょう]
    [02/09 ひょう]
    [02/07 tata]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syo`しよ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
    趣味:
    動漫,吃,睡覺……
    自己紹介:
    腐向
    DB
    很懶……
    我都11區了
    你再夾看看= =b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カウンタ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钢牙一直很好奇,杀生丸到底吃什么?老实说,他的确没见过杀生丸吃过什么。因为玲想吃兔肉,而邪见似乎也挺馋嘴那味道,所以钢牙晚上又抓了两只兔子,手里拿着香喷喷刚烤出炉的兔子腿,正想吃的钢牙瞟了眼杀生丸,仍旧老样子,钢牙挑挑眉,踱至杀生丸面前,将手中的肉递到杀生丸面前,“吃吗?”钢牙问。

     

     

         看见眼前的东西,杀生丸一愣,随后说道:“我不吃人类的食物。”

     

     

     

    “那你吃什么?”虽然钢牙早就料到他是会这么说的啦,“我从没见你吃过东西?”

     

     

     

     

    杀生丸静静的看着钢牙,似乎不打算回答。

     

     

     

     

    钢牙郁闷的想,你多说一句话会死啊!“你不饿?”

     

     

     

     

    “杀生丸大人不需要吃人类的东西。”邪见一边猛啃手里的兔子腿,一边嘴里还不闲着。说话间,嘴里的残渣蹦的到处都是。

     

     


    “呀!邪见大人,你喷到玲身上了!”已经吃饱准备睡觉的小玲赶紧离邪见远一点,躺下来美美的进入梦乡。

     

     

    钢牙憋住笑,“你真不吃?”钢牙问杀生丸,说着,将手缩回来,“还是我自己吃吧!”

     

     

     

    “.....你喂我!”杀生丸冷不丁冒出的话,让钢牙刚张开的准备咬的嘴迟迟闭不上。

     

     

     

     

    “咦?”钢牙露出了见鬼的表情,看了看杀生丸,又环视四周,好像认为刚刚的话一定是周围什么鬼魂的恶作剧。

     

     

     

     

    “你刚说话了?”钢牙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在杀生丸的眼里他似乎看见了戏谑的表情。

     

     

     

     

    “........”杀生丸只是看着,完全不接话,搞的钢牙郁闷之极。

     

     

     

     

    “呿,谁管你。”说着钢牙对着自己手里的肉张嘴就咬。

     

     

     

     

    杀生丸手一伸,扣住钢牙的手腕,身子微微前倾,咬住钢牙手里的肉,头微微一侧,优雅的撕下一块肉来,眼角还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一切发生的如此之快,快的钢牙根本没反应过来。看着手里缺掉一块的兔子肉,嘴角不自主的抽搐起来,“你....你.....”

     

     

     

     

    杀生丸用拇指轻轻拭去唇上的少许残留味道,并且一块石头砸晕惊讶的张着大嘴发出鱼刺卡喉咙般声音的邪见。

     

     

     

     

    见钢牙烧红了脸,半天说不出完整的句子,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你什么?”

     

     

     

     

    “你...你不是不吃人类食物....”钢牙气半死,这个该死的犬妖,又耍他,可这该死的混蛋连吃东西都这么性感吗?

     

     

     

     

    “.....你喂我,我可以试试!”杀生丸仿若没感觉到怒气一般,优雅的回答。

     

     

     

     

    “谁.....喂你了,是你自己....”钢牙气结,望着手里的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吃了还是扔了?

     

     

     

     

    杀生丸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带着挑衅的神情,缓缓的说,“怎么?你不敢吃我碰过的东西?”

     

     

     

     

    钢牙的怒气腾的一下就冒出来了,他钢牙有什么不敢?“谁不敢了?”使劲啃下肉的一块,却对上杀生丸戏谑的表情,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被耍的团团转,嘴里的肉咬也不是吐也不是,最后愤恨的吞进肚子里。

     

     

     

     

    吃餐饭也这么堵得慌,钢牙怒,继续以食物发泄愤慨,当它是杀生丸使劲的咬,结果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兔子腿,只是因为吃的太猛,结果沾的满脸都是。杀生丸的手触上自己脸的一瞬间,钢牙轻轻一震,本想避开,却见他在为自己抹去脸上的污渍,不能自制的又红了脸,被他触碰的地方热的发烫,“你...放开啦!”钢牙偏开头,用手混乱的抹着脸,也想一并抹去留在脸上滚烫的触感。

     

     

     

     

    杀生丸微微莞尔,看着有些慌不择路的钢牙,心里涌上一丝暖意,不由得靠近他,手臂一揽,将钢牙搂进怀里,钢牙一惊,“喂,...干吗?”钢牙推拒着杀生丸的胸口。

     

     

     

     

    “.....钢牙...”杀生丸在钢牙耳边的轻唤让钢牙犹如电流贯体一般轻颤,震惊在杀生丸的轻唤中,他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柔软的声调,仿佛要将自己淹没,就像脚踩在流沙中一样,深陷坠落。

     

     

     

     

    潮红的双颊,眼神流转,钢牙红着脸避开杀生丸的灼热的视线,这个家伙想什么啊!“做...什么啊!放开...我!”颤抖的声音,尽管是抗拒的,却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反而有种欲拒还迎的暧昧。

     

     

     

     

    面对缓缓靠近的诱惑薄唇,钢牙身子不由得后倾,“喂...你这家伙.....还再耍我!”潜意识里却希望碰触到那唇瓣。

     

     

     

     

    杀生丸勾起嘴角,揽着钢牙的手伸进他后背的衣服里,“...没有...”杀生丸轻叹着,伸出舌尖轻触钢牙的唇瓣,诱哄一般的挑逗着钢牙的神经。

     

     

     

     

    “唔...”钢牙浑身火烧一般,杀生丸用舌头描绘着他的唇形,难以形容的湿润麻痒感觉令钢牙不知如何是好,杀生丸的气息令他旋目,可这家伙就是不吻他,真的就像只小狗一般舔弄着他。

     

     

     

     

    “你....”钢牙进退两难,被他挑起欲望,却得不到满足,不由得火气上来,还说不是耍他,猛的一把推开杀生丸,喘着气。“干吗一直舔我.....恶心死了!”钢牙气的口无遮拦。

     

     

     

     

    杀生丸神色一凛,脸色阴沉的不发一语,钢牙突觉自己似乎说了要不得的话,可是却无法低头,恼怒的偏过头。感觉杀生丸站起了身,转身走进密林深处,钢牙强压下拉住他的欲望,沉默的坐在那里,直到看不见那白色的背影。

     

     

     

     

    “哎...不是的呀...”钢牙一手扶额懊恼的叹息道。

     

     

     

     

    望着满天的星斗,钢牙根本无心睡眠,忽听遥远的某处熟悉的狼嚎声,那是只有狼自己才听的懂的语言,那声音告诉所有的狼,是该集合的时候了。那是自己狼群里的狼儿,钢牙不会听错,也就是说,他该走了。一骨碌翻身起来,望着地上躺着的一人一妖,脑子里闪现杀生丸英挺的面容,钢牙长叹一声,虽然只相处了三,四天,他怎么觉的犹如三四年一般,竟有些不舍。

     

     

     

     

    “他...还在生气吧!”钢牙自语,眼里蓄满深深的失落。

     

     

     

     

    “呿,当然了...我说了那么难听的话....”继续自语,似乎解嘲一般苦笑着。

     

     

     

     

    沉默了一会,看看天色,离天亮还很早,杀生丸那家伙也不知道何时回来,钢牙双手虚空的结了两个印,顿时在邪见和玲的四周出现淡绿色的光芒,然后缓缓颜色便消失了,这个是靠钢牙的妖力做成的结界,在一定时间里可以阻挡一些妖力低于钢牙的妖怪靠近。

     

     

     

     

    “我也只能做到这点了....但愿在那家伙回来之前我的结界没有消失....”钢牙自知自己并不是非常强大的妖怪,只能自嘲的轻声说给自己听。

     

     

     

     

    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写了三个字:对不起。钢牙敛敛神色,既然说不口的道歉,那就写下来吧。扔下树枝,拍拍手,留恋的往杀生丸离去的方向张望了片刻,这几天发生太多事,他都不像自己了,被搅乱的一塌糊涂,离开了,就会忘记吧!

     

     

     

     

    “呼.....”钢牙长叹一声,纵身跃上树梢,几个交错,飞速的消失在夜幕中。

     

     

     

     

    杀生丸虽然不懂狼语,但他听见那遥远的狼嚎声,不由心里一阵发慌,也顾不得心里的不快,快速的回到营地,其实来的路上他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可是回到这里没有见到他,杀生丸还是犹如心里被人猛烈的撕扯一般的疼痛,颓然的坐下,看见地上歪七八扭得写着“对不起”三个字,又注意到钢牙设的结界,起初他一愣,随后仿若有些明白了一般稍稍松了口气。他在跟自己道歉,为了先前说的话吗?或者,这三个字还有别的意思,他无法接受自己吗?

     

     

     

     

    离开的时候,他一个人想了很多,纵使他始终想逃避,但对于钢牙他实在放不下,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被他牵着鼻子走,却没有任何不愉快,所以那时候他才那么想要抱他。他在意钢牙的一举一动,甚至因为他说的话而受到伤害,他杀生丸也有如此在意的人啊!这个认知让杀生丸彻底明白了他不想离开他,一刻也不想。

     

     

     

     

    看着地上的字迹,杀生丸自我安慰的想着钢牙应该没有完全讨厌自己,至少,他就算离开了还是给自己留下了信息。

     

     

     

     

    “什么时候,我杀生丸竟然沦落到需要自我安慰的地步......”自嘲的低语着,杀生丸万般无奈的第一次放任思念篡夺他的思想,他的心。

     

     


    拍手[1回]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E-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URL
    Script:Ninja Blog 
    Design by: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