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初的賊窩(扶額

2017 . 07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カレンダー
    06 2017/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12/12 星灵]
    [02/20 澄]
    [02/12 ひょう]
    [02/09 ひょう]
    [02/07 tata]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syo`しよ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
    趣味:
    動漫,吃,睡覺……
    自己紹介:
    腐向
    DB
    很懶……
    我都11區了
    你再夾看看= =b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カウンタ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狹窄潮濕的地下室,透出暗沉的光線,天花板上的吊燈閃動著昏黃的光,一下一下的搖晃著,地面上投射的影子也詭異的晃動著,牆壁上斑斑駁駁,油漬和霉跡零星的散落在龜裂的牆面上,有的地方還有滲出的水漬。

    地下室里陳設簡陋,除了一張桌子,幾把椅子以外,最醒目的便是那張寬大,卻稱不上乾淨的床,以及床上的兩個人。

    17號斜靠著,指尖夾著細煙,不失優雅的吞吐著飄渺的煙霧,滿屋的煙霧繚繞和床畔的十幾個煙頭證明,他保持這樣的姿勢已經抽了很久的煙。眼神仿佛居無定所一般的渙散,望著對面牆壁上的污漬出神,夾著煙的手指停在唇邊,任由星火耗費著菸草,燃著飄散的煙塵。

    被改造成人造人以後,他作為人類時候的記憶已經所剩無幾,腦子里零星的回憶,也僅僅是被改造前一刻的不完整碎片。

    他忘記了如何被圍捕

    遺忘了怎樣反抗的

    忘卻了被強迫按在操作臺上刺骨的寒冷

    也不記得那些紛飛鮮血和撕裂痛楚

    只是,似乎仍舊記憶著被生生解體時的憎恨和那些肆意妄為的臉孔

    被改造成人造人以後,他作為人類時候的記憶已經所剩無幾,腦子里零星的回憶,也僅僅是被改造前一刻的不完整碎片。

    他忘記了如何被圍捕

    遺忘了怎樣反抗的

    忘卻了被強迫按在操作臺上刺骨的寒冷

    也不記得那些紛飛鮮血和撕裂痛楚

    只是,似乎仍舊記憶著被生生解體時的憎恨和那些肆意妄為的臉孔
         

     

    昨天,特蘭克斯在聽到他和18號再次大肆破壞的時候,毫不意外的出現了,呵,他期待的就是這個時刻。

    初次見到成為戰士的特蘭克斯時,那鄙視而憎恨的眼神,一副示他們如惡魔的又怒又懼的神色,17號覺的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這樣的表情最完美的時刻就是踩在腳底凌*虐它,粉碎它。

    這個孩子如此的美味,17號前所未有的燃起了征服的慾望。

    只要破壞,特蘭克斯就會出現,所以,他就不停的破壞。他恨所有的人類,既然討厭,那就讓他們消失 ,如此一舉兩得的事情,何樂而不為?

    意料中的,特蘭克斯被17號輕易的制服了,討厭麻煩的18號想殺了他,但卻被17號笑著阻止了。

    吶,18號,如果他死了,我們不是少了一項娛樂?以後會無聊的。”17號抓住18號正聚氣的手,按了下去。

    18號瞟了17號一眼,哼,還是這麼惡趣味。掃了一眼半昏迷狀態的特蘭克斯,不過,要殺他,隨時都可以……

    所以,老樣子,還是把他交給我吧。”17號邊說邊走向特蘭克斯。

    切,真不曉得你想些什麽?”18號皺了皺眉頭,17號雖然每次都是笑嘻嘻的,一副玩玩兒的樣子,但她能明顯感覺到17號對特蘭克斯表現出的興趣越來越強。

    他明明知道特蘭克斯住的位置,卻不攻擊那裡,甚至有一次,18號尾隨總是在夜裡悄無聲息消失的17號時才發現,他竟然停留在特蘭克斯住處不遠,不動聲色的望著,什麽事也不做,只是看著,雖然他能看見的,不過是曾經被破壞的CC公司的殘破屋頂。
        “17……”18號望著17號的背影叫了聲。

     

    什麽事?”17號回過頭來,眼神聚焦在他的孿生姐姐身上。

    ……”18號微微張了張口,但隨後又沉默了下來,半響笑著說道:沒什麽……沒什麽可懼怕的,也沒什麽是需要去在乎的,無論什麽樣的結局,那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在她和17號變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如今這樣,親情,愛情,眼淚,恐懼,彷徨,生或者死,也早就是和他們不相干的東西了。

    說他們嗜殺也好,洩憤也罷,破壞和殺戮才能平息他們心底深處早已扭曲了的憎恨,這是她和17號唯一存在的屬於人類的遺物。

    玩膩了就留給我收拾掉吧……哈哈!”18號大笑著飛掠而去。

    ……”17號望著早已沒有了18號身影的天空,恐怕要讓你失望了18號,他是只屬於我的玩具,要丟棄,或者毀壞他的,也只能是我。

    因為特蘭克斯的激烈反抗,在結實的吃了特蘭克斯幾拳后,17號將他的雙手緊緊的縛在床頭,順便狠狠的回敬了特蘭克斯幾拳,之後就是沒有任何溫柔的侵*犯和強*暴,直到特蘭克斯罵盡了所有的詞,喊啞了嗓子昏迷過去,17號才停止了凌*虐。

    只有這個時候你才會乖乖的……”17號望著依舊沒有聲響的特蘭克斯從回憶中跳離出來。

    這時,床上的人動了動,微微輕吟了幾聲,緊鎖的眉頭顫了幾下,緩緩睜開了黛紫色的眼睛,眼前的景致有些熟悉,特蘭克斯微愣了一下。

    “醒了?”17號慵懶的聲音在特蘭克斯的耳邊猶如驚雷一般炸響。

    一個翻身,強忍著疼痛,特蘭克斯下意識的往后靠,“17號……”一字一頓的從牙縫里憤怒的蹦出來。

    17號絲毫不在意的挑挑眉,仿佛惡意刺激一般說道,怎麼,昨晚才溫存過,這麼快就翻臉了?

    被提及昨晚的事情的特蘭克斯,渾身一顫,屈辱和羞憤令特蘭克斯腦子里的弦“錚”的一聲就斷了,“你這個混蛋,殺了你!!!”

    完全失去冷靜的一拳打在17號的臉上,他卻并未閃躲,只是冷冷的凝視著特蘭克斯接下來揮出的拳頭,抬手一檔,抓住特蘭克斯的手腕,借力一甩,將他狠狠的砸在牆上。然後走進特蘭克斯,在他還沒有爬起來之前,一腳踩在特蘭克斯的胸口上。

    “唔哇……咳…咳……”特蘭克斯吃痛的大叫,他聽見了骨頭碎裂的聲音,17號這一腳完全沒有收力。

    “啊,下手重了些……”17號勾勾唇角。

    “咳……你這瘋子,要么現在……殺了我,否則,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特蘭克斯嘶吼著。他好恨,恨自己沒有力量,不僅無法報仇,還讓自己陷入如此屈辱的境況中。

     

    “呵……哈哈……啊哈哈哈哈哈……”17號仰天大笑,繼而垂下頭,與特蘭克斯對視著,“我等著……”說著拽起特蘭克斯就扔到床上。

    “唔……”特蘭克斯新傷舊痛一起發作,痛的不禁痙攣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17號已經將他壓在身下。

    “……混,混蛋……哇啊啊啊!!”特蘭克斯剛罵出口,17號惡作劇一般的用手按壓他肋骨斷裂的地方,痛的特蘭克斯大叫起來。

    “殺父仇人就在面前,卻殺不了……特蘭克斯,為你的無能懺悔吧!”抽出腰間的匕首,17號用舌頭輕輕舔過刀鋒,抓住特蘭克斯一只手按在墻上,在特蘭克斯的痛呼中,匕首沒入特蘭克斯的掌間釘在牆壁上。

    “呃……啊哈……哈…”豔紅的液體,一點一點滴落,浸濕了床單開出了美豔的花朵。

    特蘭克斯已經沒有力氣再反抗,紫瞳中的恨意越來越濃烈,但隨即斂入了瞳眸的深處,取而代之的是對17號的完全漠視,17號看在眼裡,刻意去忽略自己心里那有些異樣的不適感。

    “看,這樣就乖多了……”17號勾起特蘭克斯的下巴,但被特蘭克斯用力甩開,冰冷漠然的偏過頭去,17號挑起眉頭,嘴角的笑意跟隨著消失了,一手掐住特蘭克斯的脖子。

    “唔……”特蘭克斯被迫仰起頭,望進17號的眼裡竟有一種被刺傷的神色。

    他可以忍受特蘭克斯的咒駡,憎恨什麽的,只要特蘭克斯無時無刻腦子里,心里全部是他,無論是以何種方式存在于特蘭克斯的心理,17號都很高興,但他絕對無法忍受特蘭克斯的漠視,所以他總是挑起事端,這樣,特蘭克斯就不能不想他。

    想著,手的力道也加重起來,他聽見了特蘭克斯呼吸困難的喘息聲,17號咧了咧嘴巴,空出的手抬起特蘭克斯的一條腿,欺近他。

    特蘭克斯似乎明白了他要做什麽,驚慌不禁再次浮現在臉上,“你……”

    “很好,就是這種表情……就是這種對我的注視……”17號毫無預警的,猛的一個挺進,深深的侵入特蘭克斯的身體里。

    “啊!!”疼痛令特蘭克斯瑟縮的一顫,握緊了拳頭,但被釘在牆上的手此刻更是傳來撕心裂肺的疼痛。

    “……特蘭克斯……”17號在緊致的穴道中用力的抽*插和挺*進。被緊致包裹的快*感舒服的讓他不禁掌握不住掐住特蘭克斯脖子的力道,但每當他收緊手中的力量,那片包裹他的內壁就會隨同全身肌肉的緊縮而更加緊致的包裹住他。

    “好棒……呼啊,好緊,特蘭…克斯……”17號越發加重腰部的力量。

    “……哈啊…”此時特蘭克斯只能發出微弱的喘息,胸腔里的空氣越來越少,特蘭克斯感覺胸口快要被壓縮的坍塌了,掐住脖子上的力道越來越大,瀕死感告訴特蘭克斯,他正在一步步的接近死亡。

    不由的悲從中來,這樣的事,被這個男人侵*犯已經發生過多次,他只是17號的玩具,不殺他,是因為會少了生活中的調劑品,一個可以娛樂的項目。這樣的強*暴,無非是侮辱他。所謂弱肉強食,就是這個道理吧。等到他玩膩了,就是該被殺的時候了吧,就像,現在一樣……

    他不甘心!!

    在特蘭克斯以為就該如此終結的時候,17號鬆開了對他的鉗制,他終於又可以順暢的呼吸了,緩緩的聽見17號的聲音:“這樣就放棄了嗎?沒出息的傢伙……”

    “呃……”特蘭克斯睜開眼睛,映入眼裡的是17號邪氣的笑。

    “想死,也沒那麼容易哦!”說著,17號再次用力的頂入特蘭克斯的身體里。

    “唔啊!!”

    “呼,真的只有痛嗎?特蘭克斯?”17號蠱惑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滾……滾開!”

    “哎,是嗎?”17號不怒反笑加速了挺進,聽著特蘭克斯的聲音,變成微小而破碎的呻吟。

    “啊……嗯哈…不要,不要碰……我…”

    “……特蘭克斯,變舒服了……是不是……”不知不覺的,17號放軟了聲音,透出絲絲的溫和。

    手撫上特蘭克斯的背,輕輕的撫摸著,唇磨蹭著他細膩的肌膚,那順著受傷的手流到手臂上未幹的血液,17號一點一點的將它舔舐乾淨。

    “嗯……”特蘭克斯輕顫了一下。

    “特蘭克斯……這個世界是我,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所以,你是我的……特蘭克斯,你只能是我的,我的玩具寶貝……”17號在特蘭克斯的頸項上,鎖骨上留下一個個微紅的印記,仿佛想要烙下標誌一般。

    “啊……”特蘭克斯仰起頭,分*身在17號的手中被快速的撫弄著。

    特蘭克斯不想承認,但是,他無法忤逆身體的直觀感受,第一次,在和這個男人的交*合中,感受到真正的快*感,疼痛居然開始遙遠了,雖然剛開始依舊是暴力相向,但他卻突然的溫柔起來,無論是語氣還是動作。特蘭克斯的腦子亂作一團,什麽也想不了。

    一聲低吼,17號緊緊的抱住特蘭克斯,身體一陣痙攣般的顫動,“特蘭克斯……”他將全部的炙熱釋放在特蘭克斯的身體里。

    “我愛你……”17號突然的三字言讓特蘭克斯猛然一震,隨著身體里的一陣灼熱,特蘭克斯難以自製的在17號的手裡高*潮。

    ………………

    特蘭克斯再次醒來居然是在醫院里,母親坐在身邊,看見他醒來頓時松了口氣。特蘭克斯疑惑自己爲什麽會在醫院,從母親口中才得知,他被人送到醫院門口,但是誰送來的,卻沒人看見。

    特蘭克斯沉默著,他自然知道是誰……

    良久,特蘭克斯抬起頭來,對布爾瑪說道:“媽媽,我決定回到20年前去……”

    ——————————————————————————————————————

        

    時光機的能源補充就快要結束了,特蘭克斯仿佛看見了希望,拿起筆在時光機的外殼上寫上“HOPE!”,但願一切都能如願……

    HOPE?你的希望就是這個嗎?……”17號的突然出現令特蘭克斯惶恐的倒退了幾步。

    爲什麽?17號會知道這個秘密研究所?

    “你……爲什麽……”特蘭克斯突然語言貧乏起來。

    沒理會特蘭克斯的吃驚,17號打量著這部機器,他幾乎天天都會在特蘭克斯附近轉悠,有什麽是他不知道的?人造人沒有氣,所以特蘭克斯根本發現不了他。其實這部機器他很早就知道了,爲什麽沒有毀掉它,17號自己也說不清楚這複雜的心緒。

    或許他想改變什麽?他厭倦了這種強迫式的總是帶著傷害的會面,可是他又無力改變,他和特蘭克斯的對立,在他殺掉除去特蘭克斯的所有戰士開始就已經形成。更何況他殺了如此多的人,他和特蘭克斯的會面,註定了這樣的模式終將是一成不變的。

    手撫上時光機的外殼,看見特蘭克斯緊張的大叫:“別碰它!”

    17號笑了笑,“我要想毀掉它,你有能力阻止嗎?”

    特蘭克斯很想反駁,可是他的確無話可說。17號如果想,他什麽也做不了。

    17號雙手插兜,看著特蘭克斯無以反駁,這個眉宇之間已經有了成年男子氣概的孩子,他還能看多久呢?

    “我如果想毀掉它,何必等到今天?”17號轉身走向門口。

    “……為,爲什麽?”特蘭克斯真的是不明白這個男人心裡所想。

    17號停在門口,片刻的沉寂之後,緩緩的開口說道:“沒有爲什麽,全看我的喜好,包括你在內的所有人,小命都掌握在我的手中……我恨製造我的格羅,也恨所有的人類,明明我可以過著平靜的生活,跟再平凡不過的人類一樣生老病死,喜怒哀樂,可惜,這些東西現在的我一點也不剩……你明白嗎?特蘭克斯?你明白明明是人,卻永遠也成為不了人的感受嗎?”

    17號?……”特蘭克斯仿佛聽見這個殺人無數的惡魔心中的悲鳴。

    “哼,特蘭克斯!你別搞錯了,人造人的力量如此的強大,擁有永久的青春和不死的身體,所以……如果你回來遲了,說不定這裡就沒有人類存活咯……包括你的母親!”17號側過頭,語氣雖然看似玩笑,但17號的確會這樣做的。

    “!!”

    “至於你,我的確不願意殺你!不過,折磨你的話,我很樂意……哈哈!!”說著走出了門外,涼涼的扔下一句話“我從沒後悔殺人,你好自為之……”

    “……17號”特蘭克斯要緊牙關,他知道,17號一定會這麼做的。

    時間器的能源即將充滿,“快一點吧……”特蘭克斯抬起頭注視著。

    ———————————————————————————————————————

       “18號,你也真孩子氣,不過是玩遊戲輸了而已。”17號坐在一邊涼涼的說,對於18號的狂轟濫炸視而不見。

      

       “用不著你管……給我閉嘴。”18號怒斥道。

       “啊啊,隨你吧!”17號坐在那東張西望,期望看見某個熟悉的身影。

    沒有出現?難道炸的不夠響?或者是,還沒有回來?他已經很久沒再見到特蘭克斯了,縱使嘴上不說,但他依舊經常去特蘭克斯住處附近待者。看見時常進出的布爾瑪,他幾次想出手,結果都忍下來了。

    “即便要殺她,也得在特蘭克斯面前吧……一定很有趣,呵呵!”17號自言自語著。

    突然,大肆破壞的18號被踹飛出去,17號一驚,沒有意外的,那個熟悉的身影落入眼裡,只是眼神更加的淩厲,面孔越發成熟起來。

    有什麽不一樣了吧!17號站在那沒有動,不過,他似乎都明白。

    果然,兩三招之內,18號就被炸的灰飛煙滅。

    17號捋了捋黑髮,認真的將面前的人刻在記憶的逐流中,輕笑間,緩緩的拉開戰鬥的架勢,“來吧!特蘭克斯,讓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強!”

    特蘭克斯眼裡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猶豫,但是,他,堅決的迎戰了。

    “這個世界,該恢復和平了……”特蘭克斯斬釘截鐵的說。

    笑了笑,17號閃點般的出手了……

    在被特蘭克斯第三次擊落撞擊在地之後,17號看見那出現在眼前的手掌,那曾經撫摸過,牢牢的握在手中害怕失去的雙手,擁抱過的身體,耳畔的呼吸聲……

    手掌中的能量聚集起來,特蘭克斯瞬間竟有一絲顫抖,回憶迅速倒流出那句讓他為之一怔并深深惶恐的表白。

    “特蘭克斯……”

    “我愛你……”

    耳邊響起巨大的爆炸聲,灰飛煙滅之間,特蘭克斯仿佛又看見了那張玩世不恭的臉孔。

    HOPE!如果是人類……”

    …………………………

    這樣的夜晚,總會讓人思緒飄渺,望著漆黑的夜幕,特蘭克斯兀自抽著煙,指尖淡淡的味道,仿佛在哪裡聞到過。

    在哪呢?

    “爸爸,你又偷偷抽煙哦,我要告訴媽媽去!”

    特蘭克斯低頭看見4歲的兒子正一臉抓到現行的高興表情。

    “是爸爸不好,不要告訴媽媽哦!”特蘭克斯伸手輕撫兒子的頭髮。

    小寶寶眨巴著眼睛,好奇的問道,“爸爸……你剛剛在想誰嗎?”

    特蘭克斯微微一愣,良久,抱起兒子輕聲的說道

    “…一個過客……”


       【END

    拍手[0回]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E-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URL
    Script:Ninja Blog 
    Design by: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