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初的賊窩(扶額

2017 . 09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12/12 星灵]
    [02/20 澄]
    [02/12 ひょう]
    [02/09 ひょう]
    [02/07 tata]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syo`しよ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
    趣味:
    動漫,吃,睡覺……
    自己紹介:
    腐向
    DB
    很懶……
    我都11區了
    你再夾看看= =b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カウンタ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害怕了吗?』贝吉塔讥笑的挑高了声线,语气里的轻蔑和鄙夷激怒了弗利萨。
        
        『哈哈哈哈,你以为变成超级赛亚人就能打败我?』弗利萨冷哼,他是宇宙第一的王者,绝对不会输的。『激怒我的代价可是你付不起的,我会让你后悔的!』
        
        『猴子,终究只是猴子!不过是供我们取乐的玩具罢了!』说完,弗利萨大笑起来。
        
        贝吉塔沉下脸色,额头青筋暴起。
        
        即便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那些以凌虐他取乐的家伙们,仍旧是他噩梦时的梦魇。

        将他的高傲和尊严踩在脚底,以捏碎他的骨头为乐趣,他的痛苦和嘶吼刺激着他们敏感而兴奋的神经,如果他咬紧牙关硬抗,只会换来变本加厉的折磨,直至他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号,才满足了这些混蛋的变态心理。
        
        他身上一半以上永远无法消退的伤痕就是拜这些家伙所赐。
        
        他是赛亚人的王子,即便遭受了非人的虐待和侮辱,也别指望他会低下高傲的头颅。他会做的,只有将对方撕成碎片。
        
        贝吉塔眼里的浮现多年未曾出现过的残酷,被生生揭开伤疤的痛楚,指甲深深的刺进掌心,鲜血游走在指缝之间。
        
        『那又如何?』冰冷的声音,却透着致命的气息『……杀了你!』
        
        电光火石一般,贝吉塔已经出现在弗利萨面前,弗利萨得意的表情顿时僵在了脸上,贝吉塔一拳正中弗利萨的腹部。
        
        『喔啊!』贝吉塔的一拳几乎将他的前后洞穿。
        
        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弗利萨在地面上开了个大洞,贝吉塔一脚踩在弗利萨的脑袋上,将他面朝下按进泥土中。
        
        『我所遭受的屈辱,只会让我更想杀死你。置于你期望的妥协和求饶,那是绝不可能存在的。』贝吉塔加重了脚下的动作,毫不留情。
        
        几束穿击炮贯穿弗利萨的手脚,无奈虽然极度疼痛,却动弹不得,弗利萨只能大声的哀号和抽搐。
        
        贝吉塔冷笑着,在弗利萨的身体上,开着一个又一个洞眼,好像鲜花绽放一样,红艳艳的,勾起贝吉塔嗜血的欲望。疼痛令弗利萨的尾巴大幅度的甩动着, 垂死挣扎,抽打在贝吉塔的身上。贝吉塔紧抓住那骚扰自己的尾巴,一使力连皮带肉的从弗利萨的身上扯下来,顷刻间漫天血雨,鲜血溅了贝吉塔一身。
        
        这条该死的蜥蜴尾巴,曾经一遍一遍抽打的他血肉模糊。听见弗利萨尖声的嘶吼,贝吉塔得意的笑了起来。
        
        贝吉塔蹲了下来,执起弗利萨的一根手指,嘴边挂着无害的笑容,眼里却是残忍的明灭『这是你曾经对我做过的事情,享受一下吧!极上的乐趣……』
        
        “咔嚓”,蜥蜴的手指应声而断。
        
        『啊!!』伴随着骨头断裂声音的是弗利萨痛苦沙哑的尖叫。
        
        『声音真不错……』贝吉塔笑意更深『继续!』
        
        『……不!……』弗利萨的声音里满是惧意,寒意由心底升起。
        
        赛亚人,嗜血的民族。即便被地球人同化了许久,骨子里的原始本能是不会消失的。
        
        当贝吉塔折断了弗利萨的第三根指头后,兴趣缺缺的拍了拍手掌,他已经玩腻了『送你去见阎王吧!』
        
        微微倾斜颈项,贝吉塔居高临下的蔑视着,嘴边的笑意扩散开来,手掌对准弗利萨的心脏,掌中聚集起晶亮的气团。
        
        正当一切蓄势待发之时,悟空的声音突然响起『住手,贝吉塔!』
        
        贝吉塔微侧头,绿色的瞳孔瞟向声音的发源地『又想做什么,卡卡罗特?』其实说这句话时,贝吉塔已经知道卡卡罗特想要说什么,凭他对卡卡罗特的了解,这家伙的慈悲心又泛滥了。
        
        『嗯,呃……他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别杀他!可以吗?』悟空呐呐的开口。老实说,他不敢抱太大的希望,与贝吉塔交过手,他毫无犹豫的杀死自己的同伴,他的高傲和蔑视的态度悟空多少也知道一些。

        刚才弗利萨和贝吉塔的对话里,悟空已经知晓了这个赛亚人的王子在屈就于别人膝下所遭受的迫害。他同情贝吉塔,可是纵使他知道自己没什么资格说这话,但他不希望看见有人死去。
        
        『也许你受了很多苦,可是,你也把他折磨的很惨了……』悟空迎视着贝吉塔碧色的瞳子,认真的说。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卡卡罗特?』贝吉塔的声音里没有情绪,直视着悟空。贝吉塔知道未来的事情,不管自己的出现是否正在改变未来,但弗利萨的本性亦是不会改变的。
        
        若干年前的那次战斗,卡卡罗特的心软差点葬送自己。如今,一切正在重演,只是,更换了事情的经过,结局仍旧可能重复着。
        
        『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过分,我也知道你憎恨他,可是我不想再看见有人死去。』悟空原以为他刚才有些过分的要求会换来贝吉塔恶毒的咒骂和愤怒的咆哮,结果,贝吉塔的表情仿佛一开始就知道他会说什么一样,平和的声线令悟空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有问题。
        
        是他的错觉吗?在贝吉塔的眼里,他竟然没有看见不久前还一直存在的仅仅只有纯粹邪恶的眼神,对自己的鄙夷和嘲笑不再那么分明,那种眼里闪动着高傲和不屑,嘴里说着“下等战士”的表情也突然的不复存在了。
        
        碧绿色的瞳眸中,有着悟空读不懂的情绪,复杂的闪动着似乎是有些悲伤的明灭。
        
        眼前的人,真的是不久前杀死自己的同伴,还叫嚣着要杀死自己的无恶不作的贝吉塔吗?
        
        『他不会懂得感恩的,卡卡罗特!他会杀了你……』贝吉塔斩钉截铁的说。
        
        贝吉塔眸中仿佛洞悉一切的色彩让悟空微微一惊,悟空首次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个愚蠢的决定。
        
        『可,可是……』悟空有点说服不了自己了,他有些动摇了。
        
        他总是寄希望于这些坏人们能够改邪归正,每一次只要可以,他总是尽量的不杀死他们,可是到头来,一次次受伤的仍旧是他。难道,他过于天真了吗?
        
        看见了卡卡罗特眼中的矛盾和迷茫,如果是曾经的自己,贝吉塔一定极度不屑的嘲笑他的优柔寡断,鄙视他的同情心泛滥,完全没有赛亚人的自知。可现在这个身体里的贝吉塔,早已走过了年少轻狂的岁月,纵使高傲的自尊没有减少,但一如他和卡卡罗特相识相知,共同患难的几十年时间,他承认了卡卡罗特,赞扬他的强大,也明白他永远不会泯灭的人类的心---没有污浊的干净纯粹的善良。
        
        然而仅仅是这眨眼的片刻,失去贝吉塔钳制的差点成了筛子的镂空蜥蜴突然跃了起来,远远的逃开了贝吉塔的攻击范围。他的身上已经被开了不少洞眼,鲜血泊泊的流着,扭曲的面容诠释着他极度的痛楚和暴怒。
        
        『混账,杀了你。 啊啊啊!~~~』弗利萨急剧的爆着气,手中的气弹一个接一个的飞向贝吉塔。
        贝吉塔一边用手挥开迎面而来的气弹,一边左突右闪,对于他来说,这些东西太小儿科了。正当贝吉塔思索着冲上去直接了结弗利萨的想法闪过,身体里突然蜂拥而出的麻痹感顿时让贝吉塔的动作停滞下来,硬生生的被十几个气弹砸飞出去。
        
        『贝吉塔!!』悟空见贝吉塔的动作突然迟钝了,被弗利萨的气弹击中,不由的大叫起来。
        
        『哈啊……』贝吉塔从一堆废墟里艰难异常的坐起来,身体僵硬麻痹的无法动弹。
        
        怎么回事?贝吉塔惊愕。
        
        一种撕裂的痛楚激烈的袭来,仿佛灵魂被生拉硬扯的与肉体分开,血液和内脏就像被强行搅动,痉挛而混乱的剧痛着。
        
        『唔唔……啊哈……』被剧痛袭击的贝吉塔,身体却依旧僵硬,内里纠结撕裂的疼痛如同被生生一片片刀割一样。
        
        无法自如活动的贝吉塔只能靠着毅力强撑着,任凭体内万蚁啃噬的痛楚肆虐,咬牙忍着,额头上沁出了一层薄汗却透露出贝吉塔此时有多么辛苦。
        
        『你怎么样了,贝吉塔?』悟空飞奔至贝吉塔身边,看见汗如雨下的贝吉塔才发现了他的异样。
        
        戴着手套的手指深陷地面,印出深深的抓痕,肌肉凸起,不规则的颤动着。额头和颈项暴出青色的筋脉,眼神已经有些无法聚焦。
        
        『贝吉塔?』悟空泛起隐隐的不安。难道贝吉塔被弗利萨打伤了?
        
        贝吉塔感觉灵魂要脱离身体了,那样的疼痛实在是煎熬,在清醒的状况下,生生的扯出灵魂是件非常残忍的事情。
        
        难道,自己的灵魂还是无法适应身体吗?这种被肉体排斥的痛觉,就像机体的自我防御。刚才之前,都没有问题啊?为什么突然排斥他,怎么说,这具身体始终是自己啊?
        
        体内的气场失控的乱窜,贝吉塔一时竟无法聚集起来,混乱的气场让贝吉塔想到了最可能的缘由。这个身体还没有经历过他所遭受的磨难,太稚嫩了,未经开发的躯体,大概无法忍受突然强大的灵魂和超越了他本身水平的大量的气,才会出现排斥。
        
        看来,他太急躁了,灵魂和躯体没有切合的相融,他就迫不及待的运用起来。
        
        贝吉塔褪去超赛状态,极力的调整者身体和气场,缓缓的对悟空说道『我现在不能动……你拖住他……』
        
        『咦!咦?我知道了!』悟空不能肯定贝吉塔是否受伤了,但他目前的状况似乎无法动弹,既然贝吉塔让他顶着,他也绝对不会推辞。
        
        而弗利萨似乎也发现了贝吉塔的异样,仿佛找到了大好机会,能量炮一个接着一个的飞速袭来,悟空一一对应的用气功炮打散它们。
        
        再一次的,悟空和弗利萨打的纠缠难分,虽然弗利萨受了重伤,但他的力量仍旧在无法变身超赛的悟空之上,况且他被贝吉塔气的暴走,已经不顾一切了。悟空打起来异常吃力,冷不丁的,被弗利萨狠狠的惯在地面上。
        
        『呼啊……』悟空试了几次都难以成功的站起来。真是强敌啊,贝吉塔就是在跟这么厉害的家伙交手啊。
        
        然而现在的弗利萨眼里,只有那个将他打的半死的,目前无法动弹的贝吉塔,愤恨和怒火几乎要将他烧成灰烬,刚刚才把悟空打翻在地,立刻就想要取贝吉塔的性命。
        
        『唔……』贝吉塔被弗利萨的又一个能量炮炸出几十米远,但身体的麻痹和僵硬依旧无法消褪。
        
        『刚刚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了,贝吉塔!你不是要杀我吗?』弗利萨瞅准了贝吉塔现在动弹不得,立刻嚣张的狂吠起来,手中的能量炮肆虐的撞击着贝吉塔。
        
        『哈啊……』喘着粗气,贝吉塔虽然明显强于弗利萨,但就这样挨打,身体也是伤痕累累的。
        
        『贝吉塔小乖乖,反抗我的下场,就是如此……哈哈哈……』得意的张狂的笑,仿佛前面他所受的伤全都忘记了。
        
        『哼……恶心的爬行动物……』贝吉塔将嘴里的血渍啐在地上,鄙夷的表情仍旧没有变化。
        
        弗利萨狠狠的一拳,贝吉塔擦着地面滑行了几米之后撞在岩壁上,碎石纷纷砸落下来。
        
        『看你嘴硬到何时?哦呵呵呵……』弗利萨就如同找回了他是全宇宙第一的自豪一般,捏着没断的指头,捂着那鲜红的嘴唇大笑起来,却不自知,褶子已经爬的满脸都是。
        
        看着贝吉塔挨打,不远处的悟空咬着牙爬起来,擦掉嘴角的血迹,悟空摆好了姿势。
        
        『弗利萨!!』悟空大喝『龟--派---气--功---波---~~~~』
        
        随着悟空的声音,巨大的气功波从侧面袭向弗利萨,弗利萨显然把精力全放在贝吉塔身上了,发现时,只能临时聚集起气回击着。
        
        『啊啊啊!!』双方大吼着,两股气浪胶着的抵触着,地面上被冲击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悟空咬紧牙关,全身肌肉处于极度紧张状态下而块块凸起,额上青筋暴起,脚下已经深深的陷入地面。或许是弗利萨被贝吉塔伤的太厉害,而他一直处在愤怒的激动状态所以不自知自己的身体状况,总之,弗利萨的气功炮在悟空的一声爆喝下被顶了回来。
        
        一声惨叫伴随着『不可能……』的难以置信的哀号之后,弗利萨消失在眼前。
        
        『呼啊……』悟空沉下肩膀,他几乎用尽了全力,先前跟弗利萨的交手,他已经被打的体无完肤了。
        
        好不容易走到贝吉塔身边,见他满身伤痕,依旧不能动。
        
        『你怎样了?』悟空问。
        
        疼痛稍有退却的贝吉塔冷哼一声『死不了!』
        
        『啊啊,现在……去哪?』悟空这才想起悟饭和小林,他们去找那美克星龙珠了。
        
        『我扶你吧,贝吉塔?』悟空伸出手去,却被贝吉塔扫开。
        
        悟空似乎也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有些尴尬的挠挠头。但就在这时,悟空和贝吉塔同时一震,这气?
        
        一道金色光束直扑贝吉塔门面而来,『小心,贝吉塔!!』悟空想也不想的挡在贝吉塔身前。
        
        『哇啊!!』金光就这样贯穿了悟空的身体,带出一片血色,樱花般飞舞。
        
        『……』贝吉塔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被贯穿而向前倾倒的身体。
        
        回忆潮水般的涌上来……
        
        卡卡罗特!?
        
        『卡卡……罗……特……?!』
        
        再一次,再一次的……离开他……
        
        『啊啊啊啊 !~~~~~~』贝吉塔仰天长啸,该死的疼痛,该死的动弹不得,都下地狱去吧!
        
        他是贝吉塔,是赛亚人的王子……这些该死的东西,算什么?
        
        贝吉塔奋力一振,如同驱除了魔咒一样,刚才与他格格不入的身体,完全的诚服了。
        
        金色再次包围了贝吉塔,碧色的瞳子中,只有残酷的杀戮。映入那瞳眸中的,是弗利萨残败却依旧站立着的躯体和悟空倒在血泊中的身躯……
        
        『弗利萨……我要宰了你……』

    拍手[0回]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E-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URL
    Script:Ninja Blog 
    Design by: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