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初的賊窩(扶額

2017 . 09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12/12 星灵]
    [02/20 澄]
    [02/12 ひょう]
    [02/09 ひょう]
    [02/07 tata]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syo`しよ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
    趣味:
    動漫,吃,睡覺……
    自己紹介:
    腐向
    DB
    很懶……
    我都11區了
    你再夾看看= =b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カウンタ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钢牙讨厌春天,因为很多动物在这个时候都会进入所谓的发 情期,当然,他们狼也不例外,他手下那帮无法化成人形的普通狼儿们最近夜里总是不安稳,他快被它们夜晚的狼嚎声吵得失眠。他是狼妖,虽然发 情期对他没有那么明显的影响,但不代表没有影响。钢牙知道,这就表示他离更强大的妖怪还有距离,只有大妖怪是完全不受影响的。不过对钢牙虽有影响,但却很短暂,以往这时候他会独处。

     

     

    银太和白角早跑的不知人影,钢牙叹了口气,这种情形怎么也无法赶路的,钢牙只好让它们各自行动,反正过了这阵子就能恢复正常了。钢牙也打算找个地方过夜,最后找到个由几棵树围合起来的小空地,虽然算不上满意,但今晚他决定将就一下,他已经感觉到身体隐隐有些不对劲,轻喘了口气靠在树干上,钢牙试图让自己尽快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钢牙还是被全身难耐的燥热逼醒,辗转反侧再也无法入眠,下腹窜起的火热令钢牙无奈的妥协了,不甘心也不情愿的自我解决。

     

    “唔哈....”低低的喘息着,钢牙觉的这次比以前强烈许多,难道是积蓄太久?他模糊记得最后一次似乎已经很久远了,自从他继承了首领的位置之后,几乎都不太在意这些事了。

     

    一阵轻微的颤抖之后,钢牙终于发泄了出来,可火热的欲望却没有丝毫退却,“不会吧?”钢牙有些惊愕,以前他只要弄出来至少不会太难受,咬咬牙忍过一夜,就会没事的。

     

     

     

    “呼....”钢牙难受的靠在身后的树干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我今年一定流年不利.....”所以他讨厌春天啊。突然感觉四周有东西靠近,心里大叫一声“糟了。”原来是钢牙的情欲气息散播到周围,被别的同为进入发 情期的妖怪们捕捉到了。

     

     

     

    这个时候,发了情的动物可是六亲不认的,他完全陷入不利之地。

     

    杀生丸微微睁开眼睛,他嗅到空气中的异常气味,一个他非常熟悉的气味,杀生丸一愣,那熟悉的气味带着浓重的雄性气息。

     

    “难道是?”杀生丸心里疑惑道,他寻着气味快速靠近,不出片刻就发现了气味的主人,并且立刻发现钢牙的周边蠢蠢欲动的妖怪们。

     

     

     

    钢牙戒备的防守者,他现在没有什么力气,身体也不怎么听使唤,万一他们全扑过来,他绝对比死还痛苦。钢牙隐忍着体内窜动的欲火,犬齿已经深陷唇瓣,喉间发出“呜呜...”的警告声。

     

    突然眼前几道白光闪过,接着便是妖怪们凄厉的惨叫和弥散的血腥味,钢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周围已经没有了声息。不远处,一道白色的影子缓缓走了过来,钢牙完全震惊了。

     

    “杀...杀生丸?”钢牙不禁脱口而出,杀生丸那冰冷的金色瞳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他。钢牙只觉背脊凉飕飕的,人也不自觉地向后退去。

     

     

     “散发着这样的气味,还敢单独行动?”杀生丸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溢出薄唇。

     

     

    钢牙脸上一阵燥热,知道杀生丸一定是嗅出气味了。可嘴上还是不干示弱的回道:“....跟你无关!”

     

     

    “哼....那我应该看着你被他们拆吃入腹...”杀生丸意有所指的说。

     

     

    钢牙知道自己又一次被杀生丸所救,但感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的,微微偏过头去,自嘲的咕哝了两声,强烈的不适感再次袭来时,钢牙想赶紧赶走这个救命恩人,或者自己只能换地方。

     


           “.....你...可以走了吧!”黑暗中钢牙额头已经渗出上一层薄汗。

     

      

    杀生丸挑挑眉,不退反进,“你就是这么感谢救命恩人的?”

     

     

    “呃....”看着越走越近的杀生丸,钢牙步步退后,“.....那我走好了!”说着就想跑。

     

     

    忽然,杀生丸身上的妖气陡然提升,感受到强烈气息的钢牙,双腿如灌了铅一般,死死定在当场,这个感觉就如前几天遇见杀生丸一般,恐惧,颤抖却无法移动分毫。杀生丸如优雅的鬼魅一般缓缓靠近,看见钢牙倔强的眼里难得流露出的恐惧,似有若无的勾起嘴角。

     

     

    “做....做什么?...”钢牙好半响才挤出一句话。

     


           勾起钢牙的下巴,杀生丸在他的耳际亲启薄唇,魅惑而低沉的声音钻进脑子里,“气味变浓了.....”

     

     

    钢牙这次连耳朵也红的彻底,他怎么会不知道杀生丸说什么,有些恼火的挣脱杀生丸的钳制,虽然还是有些颤抖,但感觉脚可以动了,就想立刻远离杀生丸,这男人太危险,他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宣泄着恐惧,连尾巴的毛都快竖起来了。

     

     

    杀生丸白色的尾巴轻轻一缠,将刚要跳离得钢牙硬是生生拉了回来。

     

     

    “唔.....”钢牙被死死缠住,动弹不得。“放开我!”钢牙快气死了,这个杀生丸想干吗?感觉缠着自己的尾巴突然一送,钢牙还没反应过来,白色的尾巴已经穿过他的双臂将他的手死死的捆绑在身后,钢牙大惊。

        


           “喂,杀生丸....你这是干什么?”钢牙用力想挣脱,无奈全是无用功,只是白白浪费自己的力气。

     

     

     

    见杀生丸没有回答,钢牙又开口,“喂...你..唔.....”想说的话被杀生丸的唇全数堵了回去,钢牙圆睁着双眼,眼里是不可置信的震惊,完全傻傻的愣在了当场,任由杀生丸肆虐自己的唇舌。

     

     

     

    待钢牙反应过来,杀生丸的舌已经与他的激烈纠缠起来,修长的手已经一把扯掉他身上的铠甲,搂住他的腰身压向自己,“唔.....不....嗯,嗯....”钢牙趁着间歇想说话,又被杀生丸更加用力的吻住,贪婪的索取他口中的甜美,直到钢牙因为缺氧而双颊绯红,杀生丸才带着暧昧的银丝离开他的唇瓣。

     

     

    “哈...哈.....”钢牙剧烈的喘息,眼神已经因为高涨的情欲朦胧起来,他已经分不清情欲的源头到底是哪个。

     

     

    迷蒙的双眼又见杀生丸靠近,凭着仅存的意志力钢牙喘息的问道:“为什么?...”

     

     

    咬着钢牙尖尖的耳朵,杀生丸沉默了一会,说道:“你不正是欲求不满吗?我在帮你啊!”

     

     

    “你.....啊!住手!”钢牙惊呼一声,杀生丸扯掉了他最后一丝遮蔽物,钢牙彻底惊慌了,他是进入发 情期了不错,可是从没想过要与同性做这样的事。钢牙甚至想难道自己做了什么让杀生丸生气的事情,以至于他这样羞辱自己。

     

     

    “我...我是男人...你不可以...”恐惧剧烈的侵袭他。

     

     

    杀生丸不理会钢牙的惊呼,将他搂紧与自己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兀自啃噬着他的颈项,留下浅浅的齿印,“别....呀....”钢牙在他怀里挣扎着,无奈手被绑住,无法推开他,而被杀生丸抱着,身体完全贴合在一起,挣扎也不过是增加摩擦。突然,钢牙陡然停止了动作,因为他感觉到有东西抵在他的大腿上,作为男人,他不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

     

     

    “怎么?不想逃了?”杀生丸似笑非笑的问。

     

     

    “......你.... 来真的....”钢牙头皮发麻。

     

     

    “原来还没感受到我的诚意....”说着杀生丸稍稍退开一些,悠闲地解开腰带,“呯”的一声,身上的铠甲被杀生丸随手扔在地上,手在前襟上轻轻一扯,衣服软絮一般的飘落,露出白皙修长却性感的身体。

     

      

    “呃..”钢牙困难的吞了口口水,看着与自己裸成相对的杀生丸,虽然失去一只手臂,却仍然不影响他的完美,突然看见他傲然挺立的昂扬,钢牙脸都白了,“会...会死人的...”钢牙恐惧的心中叫嚣,然后便是奋力的想挣脱手上的束缚。

     

     

     

    不理会钢牙的无用功,杀生丸一把按倒他,无视他的抗议再次封住他的唇,手顺着钢牙的肌肤一路爱抚下去,抓住他早已因进入发 情期而兴奋地象征,不紧不慢的玩弄着。

     

     

    “啊....啊啊.....”在情欲的折磨中崩溃最后一丝理智的钢牙在杀生丸手中很快释放了出来。

     

    杀生丸将钢牙翻了个身背对自己,指甲轻划着他的背部,借着手中的润滑徘徊在他的洞口,稍稍恢复些许理智的钢牙艰难的想要阻止他,“不要....”但声音却在杀生丸的手指进入自己的身体后变为惨叫。

     

    “啊!痛.....出来...”钢牙大声抗议着。

     

    杀生丸不想弄伤他,才先只用了手指,可身下的人儿显然并不领情,不停挣扎,“别乱动....”杀生丸冷冷的声音几乎刺痛钢牙的耳膜。

     

    “你...出来...”钢牙很难受,声音也已经发抖了。

     

     

    杀生丸突然有些不忍,放柔了声音,“很快就不痛了....”说着他又加入一根手指。

     

     

    “呀!....不要了....”钢牙几乎求饶。

     

     

    手指缓慢的动着,以便钢牙能慢慢适应,当碰到某处时,身下的人突然猛然一颤,杀生丸敏感的捕捉到,加重了对那一点的进攻,很快刚才只觉得痛苦的钢牙已经难以抑制的发出呻吟。

     

     

    “是这里吗?”杀生丸贴近钢牙的耳朵说道。

     

     

    “哈....不,不是....嗯哈....哈啊...”虽然仍倔强的拒绝,但是身体的反应已经完全出卖了他。

     

    感觉差不多了,杀生丸抽出手指,“不....”陷入情欲的钢牙无意识的想阻止他出来。

     

     

     

    “....马上就会满足你!...”

     

     

    “咦?”钢牙不明就里。

     

     

    杀生丸一个挺身,在钢牙的惨叫声中没入他的身体,“啊啊!”撕裂的痛苦令倔强的钢牙也难以忍受的哭了出来,尖锐的犬齿深深的刺破唇瓣。

     

     

    “唔....”杀生丸紧皱着眉头,咬牙停住,手从后面环住他的腰,轻轻的抚摸着,减轻钢牙的疼痛。

     

     

    “呜....”骗人的家伙,刚刚说不会痛的。钢牙不争气的呜咽着。

     

     

    半响,杀生丸已经全身大汗淋漓的忍耐了许久,他不想弄伤钢牙,不过目前已经是他最大忍耐限度了,他弯下身子,放开捆绑钢牙的尾巴,轻声的他耳边说了一句轻的几不可闻的“抱歉!”然后运动腰部,在他的身体里驰骋起来。

     

     

    “唔啊啊....啊...”钢牙的爪深深嵌入地面中,启开薄唇呻吟着,喘息着,泪水混杂着汗水滴落,随着逐渐加快和深入的撞击,钢牙最终陷入情欲的漩涡,直到杀生丸带着他一同攀上情欲的高峰才瘫软在地失去意识。

     

    望着失去意识的钢牙,杀生丸将他用自己温暖的尾巴包裹起来,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这样对钢牙,他大可强要了他,完全不顾及他的痛苦,即使他痛到死也与自己无关。但最终,杀生丸没有这么做,虽然也算是半强迫,但整个过程他始终关注他的感受,不肯轻易伤到他。当自己不是在梦中,而是现实中确确实实抱着他的时候,杀生丸才知道,自己真的想要他。

     

    有片刻,杀生丸的心仿佛迷失了一般,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变的不再像自己,杀生丸害怕了。

     

     

    嗅到钢牙身上已经散尽的气味,杀生丸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强迫自己离开,他像个不负责人的男人一般,干了坏事却逃跑了。

     

     


    拍手[2回]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E-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URL
    Script:Ninja Blog 
    Design by: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